第2347章 面壁思过
作者: 徐幻更新时间:2020-03-31 19:34:33章节字数:2705
    “是!”萧寒又冷冷的看了陈轩一眼,然后才扶起杨超和练成坤一起离开。

    陈轩知道自己现在想见也见不了廖寻,再加上钟文礼对他的态度还算客气,于是跟在钟文礼身后飞往议事大殿。

    进来大殿后,陈轩一眼看去,只见青阳门的元婴期修士,除了廖寻、骆兰卿之外,其他人都在。

    这几位元婴期修士眼神严厉冷肃的看着他,颇有几分审讯的味道。

    陈轩昂然而立,没有半分惧意。

    钟文礼坐上高座,先是左右看了几位师兄弟一眼,之后才把目光转到陈轩脸上:“陈轩,你能遵照我传讯飞剑所嘱,及时回来宗门,这一点非常好;不过你一回来就打伤杨超,便要接受宗门责罚。”

    “杨超侮辱我的师父,又该作何责罚?”陈轩面沉如水的回应道。

    “哼,你打伤我徒弟,还反过来想让他被责罚?陈轩,你这逆徒,和你师父一样目无尊长,留着你们师徒,就是我们青阳门的祸害!”费姓仙长重重拍击座椅扶手,脸上怒气越来越盛。

    陈轩听到“目无尊长”四个字,不由暗自猜测,廖寻是不是在他出去这段期间得罪了孤长老。

    毕竟整个青阳门的修士能当廖寻尊长的,也只有孤长老一人了。

    “掌门,请问我师父缘何受伤?为什么杨超我师父被关押了?”

    陈轩这么一问,钟文礼脸上出现一丝犹豫之色,想了想还是决定和陈轩实话:“陈轩,你师父突破元婴期后,境界还没有稳固,就贪功冒进、同时修炼数种元婴期功法;须知欲速则不达,廖师弟因醇致心魔滋长,渐渐的变得性情古怪暴躁,当年与骆师妹一事也成为一个过不去的心结,你闭关的几个月里,廖师弟对骆师妹做出多次非分之举……后被孤长老责罚,回洞府闭门思过;我们本以为廖师弟会就此收心养性,没想到你出去后的第二,廖师弟心魔爆发,竟对孤长老出手,被孤长老打成重伤,我和骆师妹及时赶去求情,孤长老才饶了廖师弟一命,让我把廖师弟暂时关押起来,待他慢慢消除心魔,再让他去跟孤长老认错悔过。”

    听钟文礼完这段解释,陈轩内心惊异的同时,却是半信半不信。

    也许钟文礼没有虚言,可个中内情,钟文礼不一定了解得一清二楚。

    比如廖寻对骆兰卿做出非分之举,钟文礼真的有亲眼目睹吗?

    还是仅凭骆兰卿或者孤长老一面之词。

    无论如何,陈轩都不相信廖寻是那种人,尽管心魔爆发是一个好理由。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廖寻没被孤长老打死,他还可以去问问廖寻事情的真相。

    “掌门,我想去看望一下我的师父。”

    陈轩的要求,听在钟文礼耳中,这位青阳掌门的脸色稍微有些尴尬:“孤长老不许任何人去看望廖师弟,陈轩,你耐心等待一段时日,等你师父消除心魔,你自然见得到他;这段时间元霞山发起讨伐巫真教以及巫凤母女之战,我预感西南大战即将爆发,因此你要努力提升修为,不要辜负各位仙长对你的期望,毕竟你现在可是我们青阳门最杰出的弟子啊!陈轩,我打算暂代你师父收你为入室弟子,传授你诸般青阳门核心道法,当然你依然算是廖师弟的弟子,你意下如何?”

    陈轩还没什么,在座的几位元婴期修士,就知道掌门此举是要保陈轩了。

    费姓仙长第一个不答应:“慈孽徒,劣性难改!掌门师兄,你庇护他对我们青阳门没有半分好处!”

    “是啊,此子动不动就出手伤人,性格和廖寻一样暴躁,掌门师兄你若不施加重罚,恐怕难以服众!”和费姓仙长关系好的某位元婴期仙长,当即给费姓仙长帮腔。

    其他元婴期修士也想表达反对意见,却被钟文礼摆手制止:“我意已决,无需多言!至于陈轩打伤杨超,自然逃脱不过惩罚!即日起命陈轩前往忘心崖面壁思过一年!若是大战爆发,则要随时受宗门征召!”

    “面壁思过?掌门师兄,难道我徒弟就这样被陈轩白打了?”费姓仙长差点从座椅上跳起来。

    钟文礼看了费姓仙长一眼:“作为补偿,我可以送杨超一株火玉灵芝祝他突破金丹。”

    费姓仙长听到这句话,面色才稍稍缓和了一些。

    虽然火玉灵芝对高阶修士价值一般,但它却是罕见的结丹术辅助秘药,钟文礼也只有这么一株而已。

    “陈轩,跟我去忘心崖。”

    钟文礼把火玉灵芝交给费姓仙长之后,便带着陈轩飞出议事大殿。

    两人飞往青阳山脉深处一座鹤立鸡群的悬崖之上,落地之后,陈轩稍微扫视,发现崖顶面积约莫百余平,三面悬崖,一面山壁,壁中有一山洞,上刻“忘心洞”三字。

    站在悬崖上向南面眺望,可以看到苍莽群山以及极远处宛如白线般的沧离江,此处风景独好,倒不像面壁之处、而是适合静修的好地方。

    由此,陈轩感受到了钟文礼对他的袒护之心,明钟文礼确实是想把他当成宗门未来培养的。

    “陈轩,你体质普通,但毅力过人,在武道上赋颇高,入门短短两年就已达到金丹期成修为,乃是我们青阳门数百年来进境最快的弟子之一,也是因此你的心性稍显浮躁,想承接宗门重任,须得好好锤炼心性,这忘心崖是修心养性的好地方,你好好在这里待一段时间,我会时不时过来看你;我知道你急切想见到你的师父,但我也知道廖师弟对你的一番苦心,你暂时不去找他,对彼此都好,希望你不要辜负我和廖师弟对你的期望,你可明白?”

    钟文礼语重心长的对陈轩了一大段话,陈轩心知自身实力不足之时,只能暂且隐忍,于是作出恭谨神情应声道:“弟子明白。”

    见陈轩没有半分怨气,钟文礼满意的点点头,飞离忘心崖。

    等钟文礼离开后,陈轩才握了握拳头,眼中泛起幽寒的光芒。

    廖寻因为孤长老和骆兰卿而身受重伤这个仇,他是一定会帮廖寻报的!

    只是,他还需要一段时间提升修为。

    默默走入忘心洞中,抓过一把枯草就地打坐,就在陈轩即将进入修炼状态时,却听外面传来衣袂袖袍被风吹得猎猎作响的声音。

    有人来了。

    陈轩往洞口看去,只见一位美眸之中蕴含同情之色的端庄女修,提着一个散发药羹清香的篮子走进来,不是骆兰卿还能是谁?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