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傅家变脸
作者: 凤栖桐更新时间:2019-10-10 03:20:05章节字数:6951
    月婵这一觉睡的很沉,等她醒过来,已经日上三竿了。

    睁开眼睛,月婵瞧了瞧,屋内一片光亮,一个机灵赶紧坐起,再看看一侧睡的正香的高子轩,也不忍叫醒他,就越过他下了床,穿了鞋子到外室,才要叫丫头过来服侍她梳洗,就听到内室有动静传来。

    再一瞧,高子轩穿着一身象牙白的中衣,披着头发走了出来。

    “今儿不用早朝,怎的不多睡一会儿?”

    月婵把丫头们叫了进来,等高子轩弯腰,就着一个小丫头跪举的盆子洗了手脸,月婵递过干帕子,这才又在另一个盆子里洗脸洗手。

    “你都起了,我哪里睡得着觉!”

    高子轩把帕子蒙在脸上,过了一会儿才拽下来,指指自己散乱的头发,朝月婵示意

    。

    月婵无奈,过去拿了玉梳子替高子轩梳头,梳了好一会儿,把头发梳顺,挑起一半在头上挽了,寻出一个白玉冠给他戴上,又让绿衣寻出一件白底绣金色牡丹纹样,圆翻领的衫子给高子轩穿好。

    腰间系了金镶玉的腰带,又把玉佩荷包等物系好,月婵把折皱的部分拽好,又仔细打量了一番,看那衣裳很是平展,这才满意点头。

    黄莺让人端了早饭过来,月婵尝了几口,都是清淡菜色,很是满意。

    高子轩一边吃饭,一边瞧着月婵笑,月婵气瞪他一眼,知道他还惦记昨晚上那什么内人外人的话,也极无奈。

    “吃完了饭,我带你出去逛逛。这天儿越发的冷了,趁着未入冬前出去瞧瞧,要是下了雪,怕不好出门。”

    高子轩状似不经意的说起。

    月婵眼前一亮,点头如捣算:“那敢情好。我正闷着呢,今儿太阳好,也不很冷。正好出去转转。”

    高子轩看她高兴,便也开心,只说一会儿让人准备马车。两人出去多玩一会儿。

    才刚说好了。却见黄莺进来,在月婵身边朗声道:“王妃,孟家辛姨娘让人过来问,说是三小姐那里孩子难产死了,问问小姐要不要过去瞧,若是去看的话,便和她说一声,她也好准备些东西。”

    月婵想了一下。才要说过去瞧瞧,再怎么样,面子总是得顾的。

    月婷如今的样子。娘家连个关心的人都没有,未免凄凉。再者,傅家难免会瞧不起她。

    月娥是她亲姐,可月娥还未出月子呢,再说,月娥是侧妃,不当家不做主的,出门也要请示,不如她方便,辛姨娘虽然掌着府务,可到底名不正言不顺的,可以跟月婵过去,她自己却是没资格过去的。

    她一瞧高子轩,满脸的不乐意,也只好顺着他些。

    “你告诉来人一声,就说我问辛姨娘的好,还有,告诉她一声,今儿我没有时间,府里事务多,明儿便寻姨娘一块去,到底三妹妹可怜,总该多准备一点东西的,不然,傅家的人还以为我们不重视三妹妹,怕要慢待三妹妹的

    。”

    月婵和黄莺笑着说道。

    黄莺也笑了起来:“王妃说的很是,我这就下去和孟家的人讲,只是,王妃要带些什么也该吩咐一声,咱们好做准备。”

    环儿在一旁抿嘴一笑:“可不是怎的,王妃只管吩咐下来,之后呢,您就和王爷出去玩乐,咱们这些小丫头便留在府里收拾东西。”

    月婵还未说话,绿衣已经上前:“我把你这个作死的小丫头,你张嘴,我倒要瞧瞧,你嘴里长的都是什么,是铜牙还是铁嘴,怎的口齿这般利,连王爷和王妃都敢打趣了。”

    说着话,绿衣就要去捏环儿的嘴。

    环儿赶紧讨饶:“姐姐饶了我吧,再不敢了,也是王爷和王妃好性,对咱们好,我这才养大了胆子,敢如此说话了,你想想,王爷和王妃或是那刻薄的,就是再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的。”

    她只这么说,绿衣早笑的不成:“才说你嘴利,你这嘴便真利了起来,这般讨巧卖乖,只管拍王爷和王妃的马屁,我瞧着,你怕是想哄王爷高兴,给你寻个如意郎君了。”

    看两个丫头斗嘴,月婵和高子轩相视一笑,高子轩心情也不错,并不去制止,只管笑着在一旁瞧着。

    “姐姐这是什么话。”环儿不依了:“倒是姐姐怕存了那个心思呢,还只说我,我是最老实不过的,平日里你们何曾看我张狂过一点,不过实话实说罢了,王爷和王妃是真的好,对我们这些下人也体恤。”

    月婵瞧的兴起,也笑言道:“你们都莫说了,我瞧着啊,两个丫头都存了心思,你们放心,别的不说,便是我念在你们服侍一场不易的份上,也必催着王爷给你们寻个如意郎君。”

    她又瞧了高子轩一眼:“王爷,我倒是瞧着你身边那个侍卫很是不错,绿衣似也送过东西,不若……”

    一句话还未说完,绿衣早羞红了脸庞,恨恨的啐了环儿一口:“你这作死的小蹄子,你自己作兴,还拉了我,倒是让王妃损上我了

    。”

    她又瞧着月婵跺脚:“王妃学什么不好,偏学这丫头的伶牙利齿,也跟着打趣我这个做丫头的有什么意思。”

    说话间,她拿着帕子一掩脸,夺路而逃。

    月婵哈哈大笑:“倒是没看出来,绿衣这丫头脸皮这般薄。”

    笑完了,她又瞧着几个大丫头正色道:“我今儿也告诉你们一声,我并不是容不得人的,你们服侍我一场,也知道我的性子,若是谁有什么心思只管和我说,我也不会阻了你们的路,可若是让我知道哪个背着我做出那有损颜面的事情,我必不饶。”

    几个丫头听了,均俯身行礼,连道不敢。

    高子轩瞧着月婵训完了丫头。这才笑道:“也罢了,时候不早了,早点走吧。”

    月婵这才又换了件简便的衣裳,头上簪环摘掉,只戴了两朵通草绒花。显的朴素了很多。

    高子轩看了,也跟着换了身青布衣服,头发也用布带缠住笑言:“今儿咱们做对普通夫妻。也享享这民间乐趣。”

    月婵和高子轩携手游乐,一副恩爱之极的样子。

    傅家月婷却是受尽了委屈。

    月婷瞧过了那个死胎,看着孩子确实粗胳膊粗腿。看起来很壮。可脸色青紫,一瞧就是憋气而死。

    又看孩子腿上抠下一块肉来,她这心就一阵阵抽疼。

    咬牙,月婷发誓,要是让她知道是哪个害死了她的孩子,她必要把那人抽筋扒皮,让她不得好死。

    她如今怀疑傅太太,可想来傅太太也不可能害自己孙子的。那么,害她的也只有傅文彬那几个通房侍妾了。

    尤其是那位妖精一样的红袖,叫的名字就带着妖气。红袖,真当她就是那红袖添香的人物不成。

    她这厢正恨恨不平。几个丫头见时机不好,就赶紧收拾屋子,把月婷从脏乱的产房挪进收拾干净的卧室

    。

    月婷躺到松软的床上,又喝了些鸡汤和补药,身子这才舒服了一点。

    她正想躺下来睡一觉,好好的将养身子,就听外边小丫头大声道:“太太来了,太太来了。”

    少不得,月婷只好打起精神来要应对傅太太。

    却见深紫色的门帘挑起,傅太太满头珠翠的进来,穿着一身的大红衣裳,头上戴了黄金做底,珍珠玉石镶嵌的首饰,打扮的富贵异常,却是满脸的冰霜。

    月婷看到傅太太的打扮,只觉得喉头一甜,差点喷出血来。

    那一身大红衣裳,生生像她孩儿的鲜血,直直的刺着她的眼,挠着她的心,让她似钻进了一个坑里,上面不断的添土,直让她看不到一点的希望,憋气之极。

    还有那满头珠宝,她的孩儿,傅太太的嫡亲孙儿去世,她这个做奶奶的却打扮的这么艳丽,到底做给哪个看的。

    这般的婆婆,那样的丈夫,月婷只觉得她身处牢笼中,四周围都是鲜红的眼睛在看着,恨不得吃了她。

    “太太!”

    咬着牙,月婷声音沙哑的见礼。

    傅太太并没有去扶月婷,更没有给月婷一个好脸色,阴沉着脸坐了下来。

    瞧瞧周围服侍的丫头,傅太太冷哼一声:“孟氏,你可知罪?”

    月婷被生生问愣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一下子,心就像跌在冰窖里一样,冷的骨头都疼了。

    哪户人家的媳妇才失了孩子,正悲痛欲绝之时,婆婆不说安慰却上前质问的?月婷自认也有些见识的,整个长安城数过来,怕也只有傅家这一户人家吧。

    “太太说这话好没意思,媳妇虽不说有多好,可也没做出过有损傅家的事情来,有什么罪过?”

    月婷不是个吃亏的主,也冷下脸来反驳了过去。

    傅太太没想到月婷还会反驳,脸上更冷,气道:“好一个没有罪过,我问你,你是傅家的正妻,将来的当家主母,可你嫁过来都做了什么,对上不恭,不孝敬长辈,对自己丈夫没有情谊,不好好服侍丈夫,便是怀了胎,不知道安心养胎,替我们家生个孩儿,却只知道和那些通房小妾争风吃醋,生生的把一个好好的孩子给折腾没了,你还说你不知罪,你……真不知道,孟家怎的养出了你这么个东西

    。”

    生生的打脸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毫不留情的打了她的脸,刺了她的心。

    月婷低头,泪水一点一滴的掉了下来。

    她如今真真后悔了,悔不当初,不该不听娘亲的话。

    自家娘亲和傅太太不和,万事争了半辈子,怎么会不了解她的为人呢?

    娘亲说傅太太刻薄寡恩,谁在她手底下当媳妇,那是吃不完的亏,娘亲说傅文彬没有担当,为人太过天真,不是好良配。

    她当时呢?

    只说喜欢傅文彬,可又喜欢他什么呢?

    喜欢他长的好?这天底下长比他好的多了去了,别的不说,便是那状元霍思成,还有月婵的丈夫哪个不比他长的好?喜欢他武艺高超,可自家哥哥也是有武艺的,姜家的世子,还有好些人武艺都是不错的。

    喜欢他的洒脱,如今正是这份洒脱害了她呢。

    想了好一会儿,月婷都想不出喜欢傅文彬什么,年幼不懂事时的那一点点青涩的,对于未来的美好幻想一下子破灭了,现实压在头上,哪里容得月婷再天真下去。

    “太太这话叫什么意思?”如今什么都没了,月婷怎么肯服输:“我做了什么,我一个正房夫人,那些通房不把我放在眼里,在我面前放肆,难道我没有权利处置她们么?”

    “三少爷的衣食我哪样布置的不周全,冷着他了还是饿着他了?好没意思,敢情这一年多来,都是太太给三少爷做饭,给他缝衣做鞋呢。”

    月婷的嘴皮子利落,心性更是刁钻强横,到了如今的地步,也绝不肯落人后。(未完待续)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