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终章
作者: 春温一笑更新时间:2019-10-10 03:15:19章节字数:12695
    女儿,实力强才是硬道理。实力够强,你才有话语权,声音足够大,没有人可以忽视你、漠视你。如果空有个公主的名头,或岛主的称号,不顶什么用的。莫说公主、岛主,就是皇帝失去实力只有虚名的时候,也不过是“君失臣兮龙为鱼”,而原本卑微的臣子呢,则是“权归臣兮鼠变虎”。

    章太后便是始终没有看透这一点,才会不止一次试图以太后的身份压制儿子、儿媳妇。

    女儿,如今你还小,这些道理,娘会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教给你。

    小谢谢大眼睛转了转,“谁实力强,谁最大?”

    她好像在认真的思考着什么。

    小谢谢你又有什么古怪念头了?阿玖和哥哥们看着她这样,都觉好笑。

    小谢谢可不是只会甜蜜,她是很有想法的小孩儿,常有惊人之语。

    “怎么证明自己实力强呢?打仗吧!”小谢谢兴高采烈,眉飞色舞,“四哥,到时本公主带上一队人马,和你这做岛主的人打上一仗,谁打赢了,谁最大!”

    阿玖莞尔。小谢谢,敢情在你眼里,打仗打赢了就是实力强呀。嗯,也对,枪杆子里出政权,谁拳头硬,谁说了算。

    小谢谢这么一说,她的哥哥们来了兴致。

    “我看行。”小平平笑着表示赞成,“到时我负责观阵,你俩谁都不许哭,不许耍赖。”

    小深深迟疑了片刻,“我和妹妹一起吧,我俩是一伙的呀。”

    我们是龙凤胎,小谢谢如果要跟四哥打仗,我当然不能在一边看着,对不对?

    阿若嘴角翘了翘,“四弟你用帮忙不?”

    小深深和小谢谢可是两个人。

    “不用。”阿倚不慌不忙的摇头。

    我本来也不会认真和妹妹打仗,不过是哄她玩。

    “娘,您帮谁?”小谢谢扑到阿玖怀里,殷切的问她。

    虽说要凭实力,可援兵也是不可少的,对不对?

    要联合一切能联合的力量,您说过的。

    阿玖笑着拍拍她,“你和你四哥都会带上一队人马打仗了,想必已是大人了吧?到时我和你们的爹爹也老了,我们坐在花圃前喝茶聊天,看夕阳西下,悠闲自得。”

    小谢谢气咻咻的看了阿玖一眼,给她一个大白眼。

    小谢谢推开阿玖,又跑到小正正面前,脆生生的问道:“大哥,你呢?”

    你不会也跟娘似的,两不相帮吧?

    小正正闲闲的坐着,嘴角噙着浅浅笑意,“你俩若是打哭了,大哥管递帕子。”

    ---太可恶了!

    小谢谢瞪大了眼睛,很是愤怒。

    “不光递帕子。”小正正伸出胳膊揽过她,笑意渐浓,“大哥亲自替你擦眼泪。”

    小谢谢更生气了,眼睛瞪的更大更圆,“不要!”

    “这有什么呢。”小正正安抚的说道:“眼泪也是武器的一种,妹妹你说对不对?”

    哥哥们哄堂大笑。

    小谢谢,你哪用带上一队人马跟你四哥打仗。你呀,只要流下两行清泪,包管他乖乖的认输!

    小谢谢的眼泪,那真是威力太大了。爹和娘看见会心疼的要死,自不必提,外祖父更是受不了,会跟着红了眼圈-----这场面太震撼了,把小谢谢弄哭的人,简直无地自容。

    小谢谢气了一会儿,嘻嘻笑了,“眼泪也是武器的一种,好呀,往后咱们若和外国人打仗,我拿眼泪淹死他们!”

    “调皮的小谢谢!”哥哥们又是大笑。

    “什么事啊,这么高兴?”身穿紫色绣十二腾龙袍服的皇帝笑着走了进来。

    他刚刚下朝,有些疲惫,不过,看到欢笑的妻子儿女,他的疲惫全都消失不见了,眼角眉梢,全是喜悦。

    “爹爹!”六个孩子欢呼着,跑过去迎接他。

    皇帝抱起小谢谢,被五个儿子簇拥着,说说笑笑,到榻前坐下。

    他和阿玖温柔的对视了一眼,相互问过好,便把视线移开了-----六个孩子太爱捣乱了,有他们在,他和小师妹别想谈情说爱,互诉衷肠。

    “……爹爹,这样好不好啊?”小谢谢搂着他爹的脖子,兴致勃勃说着用眼泪淹死敌军的事。

    “不好。”皇帝笑道:“即便小谢谢的眼泪真能淹死敌军,爹也不要。乖女儿,爹要你开开心心的,不要你伤心流泪。”

    哪个做父亲的愿意女儿流泪呢?小谢谢,爹不会用你的眼泪来换取和平。

    “天子守国门”,保卫国家,是爹的事。

    “爹爹太疼我了。”小谢谢感动极了,杏眼中闪烁着快活的光茫。

    阿玖鼻子酸了酸,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十哥,这辈子能遇到你,嫁给你,和你终生厮守,是我莫大的幸运。孩子们有你这样的父亲,也是莫大的幸运。

    我们一家人能守在一起,真好。

    --

    “十哥,这回要严惩章家么?”夜深人静的时候,阿玖和皇帝各自躺在床上,说着悄悄话。

    &

    nbsp;   “还不到时候。”皇帝轻轻叹口气,“小师妹,母后才去不久,若对章家过于无情,未免惹人非议。”

    “是啊。”阿玖很是同意。

    对章家,不可操之过急,要慢慢来。不只章家,连同兴国公府邱家也是一样,迟早要处置他们的,不过,不是现在。

    这种对国家全无贡献、只凭勋戚身份便能享受荣华富贵、花天酒地度日、挥霍民脂民膏的败类,不能让他们一直嚣张下去。

    “打击豪强,抑制勋戚,不是一天两天能做到的。”皇帝微微蹙眉,“小师妹,这些事要做起来,烦难之处很多。”

    “我知道。”阿玖向床外挪了挪,握住皇帝的手,“十哥,我知道。”

    打击豪强,抑制勋戚,防止土地兼并,对于帝王来说,简直是千古难题。

    皇帝也往外头挪了挪,两人离得更近了,“小师妹,虽然烦难,十哥一定会做下去,会做好。不只这样,十哥还会关注商业、海运、边贸,建立强大的6军和海军,实现你富国强兵的梦想。”

    “十哥,你怎么知道?”阿玖吃惊的转过头看他,清亮的杏核眼中满是讶异。

    我是存有这个梦想和心愿,可是,我没有告诉过你呀。

    皇帝微笑,“十哥当然知道了。小师妹,你关心什么,在意什么,十哥哪能不知道呢。”

    小正正还很小的时候,你便告诉他什么是土地兼并;你告诉孩子们姑苏城有多少外国的客商,他们带来的是什么,带走的又是什么,姑苏城因为他们有了什么样的变化;每逢东南遭遇倭寇海盗袭击,军民死伤惨重,你总会叹息,“如果咱们有强大的海上军队,如果咱们沿着海岸线布军防守……”

    阿玖很是感动,“十哥,这些...

    事,没有一件容易的。”

    皇帝笑了笑,“咱们不着急,慢慢来。总之到小正正即位的时候,要交他一个太平盛世。”

    十哥你一直记得爹的交代啊。阿玖心里一热。

    父亲对一个男人的影响,是终身的吧。

    两人越说越投机,离的越来越近,幸福的偎依在一起。

    章家兄弟两个犯下的案子,因为苦主的身份,显得很严重。四川总兵这些年来一直是刘斌,这个人能力很强,属于皇帝倚重的能员,人家无缘无故死了儿子,朝廷总要给出个交代。章有义、章有信虽是章太后的娘家子侄,他俩本身却并无官职在身,这样的两个人若是因为争风吃醋致人死亡却得不到严惩,说不过去。

    金乡伯几回到宫里央求皇帝,又威胁说要到太后灵前哭去,皇帝抚额,“舅舅,若是小事倒还罢了,如今是出了人命!”

    人命关天。

    金乡伯鼻涕一把眼泪一把,“陛下,你两个表哥若被判偿命,舅舅也不活了!”

    皇帝无奈,“舅舅,朕这里凡事好说,苦主呢?刘斌岂能答应?”

    苦主不追究,或有原谅的意思,事情自然好办。如果苦主一口咬定要严惩,想徇私都不好意思。

    金乡伯如梦方醒,“明白了,明白了!”

    也不和皇帝歪缠了,出宫去,央人和刘家说合。

    也不知金乡伯付出了多大代价,最后刘家总长松了口。章有义、章有信最后判的是过失伤人致死,流放西北。

    经过这件事,金乡伯府元气大伤。

    章有义的妻子苏氏、章有信的妻子朱氏都是以泪洗面,痛不欲生,孙晶和她们素日里也不亲近,不过是略安慰了两句,也就抛到了一边。

    孙晶冲着章有光表功,“你是不是该感谢我?”

    如果我不是我跟你吵了一回,打了一回,还克扣银钱不给你,你这会儿也该流放去了吧?说说,我有没有功劳。

    “该,该。”章有光满脸陪笑。

    这件事真还把他吓住了,细想想,亏得孙晶撒泼了,要不,保不齐自己也得折进去。

    “往后还喝不喝花酒,捧不捧花魁啊。”孙晶拖长了声音问道。

    “谁做那没出息的事。”章有光讪讪的笑。

    打这之后,章有光果然很少出去,“改邪归正了。”他自嘲。

    “呸!你是没钱了吧?”孙晶很了解他。

    章有光嘿嘿的笑起来。

    我不光没钱了,我还年纪大了,玩不动了,胆小怕事了!要不,我能乖乖的在家呆着?

    孙晶颇有些欣慰,回会宁侯府的时候,冲着林幼兰炫耀了一番,“……我也算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林幼兰微微笑了笑,“甚好。”

    就章有光那种人,也就是你吧,觉得他回家了、老实了,你便心满意足了。

    但凡有点气性的,都不会欣然接纳这种烂污之人,更不会引以为傲。

    这居然也成了得意的事?别扯了。

    继金乡伯府走了霉运之后,兴国公府邱家的子弟也接二连三的出了事:一个强抢民女,那女子烈子性,不甘受辱,撞墙死了;一个看中了定府大街一个旺铺,设计陷害店主,想要强占,那店主也是有来头的,一张状子告到了顺天府,邱家也是丧心病狂,竟买通了人,在一条暗巷

    巷里把这店主蒙起头打了一顿,一个不小心,打死了;还有一个,在家里逼迫邱家一个婢女,婢女不从,跳了井-----这婢女不在奴籍,是良民,签给兴国公府的只是五年约。

    这些事出来之后,兴国公骂了几句,也没太放在心上。我家出了个自愿为睿宗皇帝殉葬的贵妃呢,就是真为非作歹,又怎么了?皇家欠我们的!

    兴国公没当回事,也没出去四处打点。

    因为他太过宽心,胸有成竹的,兴国公府其他人也没当回事。

    “人命?皇家欠我们邱家一条人命呢。”他们想起邱贵妃,理直气壮。

    哪料到这三件案子出了之后,皇帝命顺天府和刑部、大理寺会审,很快全判了秋后处决。

    兴国公炸了。什么,像我家这样的有功之臣,就这么几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就要偿命了?民女,婢女,一个小店主,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了?!

    兴国公没有金乡伯的底气,也没有金乡伯的胆量,他没敢去跟皇帝哭诉。金乡伯再怎么着也是皇帝的亲舅舅,他可算得上是个什么呢。兴国公暴怒了一阵子,去向刑部尚书、大理寺卿、顺天府尹等人咆哮,“我家可是出了位自愿殉葬的贵妃!”刑部尚书是位持重的老者,安静的看着他,说话慢条斯理,“邱贵妃殉了睿宗皇帝,陛下赐给兴国公府两个世袭千户,这样的酬劳,难道不不够么?”大理寺卿不紧不慢的接上,“你家有功,这不错,可朝廷已经给了酬劳,你还想怎样?难不成因为邱贵妃一人,你全家都可以免死?”顺天府尹在旁一直摇头。

    兴国公府,也太不把刑律放在眼里了。

    兴国公还要再闹,无奈刑部尚书等人根本不理会他。

    兴国公气冲冲回了府,把儿子全召齐了,“能想法子的,赶紧想法子去!”

    兴国公自己是个酒囊饭袋,儿子们也好不到哪去,个个没出息。到了要命的时候,你看我,我看你,没主意。

    “妹妹家两个儿子,都在近卫之中任职!”兴国公世子忽然聪明了起来。

    临江侯府的太夫人邱氏是他家的姑娘,临江侯陈凌峰,还有他的异母大哥陈凌云,一个在羽林卫任指挥佥事,一个在金吾卫任指挥使,都是天子近卫。

    “快去跟你妹妹说!”兴国公像是捞着了救命稻草。

    兴国公世子忙忙的答应着,去了临江侯府。

    邱氏落下泪来,满口答应,“等这哥儿俩当值回来,我跟他们说!“

    娘家侄子要死,这怎么行。

    邱氏是答应了,可当她命人把陈凌峰、陈凌云兄弟两个叫来,说了,这两人都不肯插手。

    陈凌峰抱怨,“我只是个小小的指挥佥事,我能找谁去?更何况这是人命大事,说了也没用。”

    陈凌云淡淡的,“爱莫能助。”

    邱氏哭着质问他,“你对得起贵妃么?她生前是何等的看顾于你!”

    陈凌云大怒,“邱家对得起贵妃么?她做姑娘的时候,百般冷淡,姨娘生了病不给请大夫,任她自生自灭;她进了宫,得了宠,整个兴国公府都跟着鸡犬升天!她在宫里有什么烦难,有什么苦,兴国公府上上下下,可有一个人关心过?直到她去了,还为兴国公府留下两个世袭千户的美差,兴国公府有谁记得她的好?邱家除了不停的利用,对她可有一丝一毫的体谅和怜惜?”

    若肯为她着想,便不会根本不拘束子弟,任由他们胡作非为了!

    兴国公府的子弟这般胡闹,世人提起邱贵妃,只会非常不齿。

    ...

    就算这几件要命的案件出来之后,兴国公府也不见慌张,不就是仗着贵妃在宫里送掉一条命么。她已经为邱家做了这么多事,你还想让她庇护邱家多少年。邱家已经把她榨得干干净净,还嫌不足?

    陈凌云话说的很不客气,邱氏恼羞成怒,“你口口声看不起邱家,却莫要忘了,那也是你的外家!你不是我生的又怎么了,这辈子你只能认邱家为外家,说到底,你不过是个庶子罢子!你就算官做的再大,又有什么用?你还是被人看不起。你不是和广宁侯爷一向有来往的么,宫里幼儿园为皇子皇女挑陪读,一样没有你家阿昭的份!”

    你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么,你以为自己很有脸面么,呸!

    陈凌云白了脸。

    陈凌峰心中不忍,悄悄拉拉邱氏的衣袖,“您别这样。”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

    邱氏板起脸不说话,陈凌云呆了片刻,一句话没说,转身走了。

    陈凌峰赶紧追了出去,没追上。

    这年夏天,陈凌云由金吾卫指挥使,调任浙江总兵,抵御倭寇。

    安儿又怀了身孕,送陈凌云出发的时候,泪水打湿了衣襟,“大哥,你不在身边,我怎么办?孩子们怎么办?”

    陈凌云柔声安慰她,“我跟岳父商量好了,请他过来住着,一则保护你,二则教养孩子们。有他老人家在,安儿,你和孩子们都会好好的。”

    陈凌云一提起这话,靳通政就欣然同意了,“好,我去照看安儿和孩子们。”

    有靳通政在,陈凌云很放心。

    安儿流泪不止,陈凌云眼眶也湿润了,“安儿,大哥要去建功立业,一定要去。”

    你出身比不上

    别人,你又想活的好,凡事不输给别人,你就要敢打敢拼才行。

    否则,天底下这么多英才,上天为什么要眷顾你。

    安儿的眼泪,没有留住陈凌云。

    他告别妻子儿女,带兵南下。

    他的使命不仅仅是剿灭倭寇和海盗,还奉命训练出惯于海战的兵士。

    “陛下的目光已投向了海上,凌云,你如果占了先机,自是前途无量。”陈凌云纵马疾驰,想起裴二爷曾经对他说过的话,热血沸腾。

    呼啸而来的、狂野的海风,在他心里吹的正猛。

    --

    国泰民安,四海升平。皇帝渐渐有了闲情逸致,秋光烂漫之时,他打算把裴阁老、方夫人、裴二爷、林幼辉等人请到宫后苑,赏花、饮酒、食蟹。

    “爹爹您要请客呀。”小谢谢兴滴滴。

    “要来这么多亲戚,真好!表哥们全来么,阿骄也要到场吧?”小深深礼貌的问道。

    “对,全来。”皇帝眼眸中满是笑意。

    岳父家里可是人数众多啊,舅兄们划齐划一的,家家三个儿子-----除了安泰是两子一女。

    裴家的第四代人,共有二十四位。

    小谢谢扳起指头数,“曾外祖父,曾外祖母,外祖父,外祖母……八位舅舅,八位舅母……表哥们,小阿骄,小表弟们……”

    小深深赶忙帮着她数,“妹妹,我也来。”

    “四十八位客人!”两个小屁孩儿数清楚之后,欢快的叫起来。

    皇帝和阿玖看着这两个小淘气,都是好笑。

    眼前有他们两个,永远不会寂寞。

    “娘,您家里可真是人多势众啊。”小深深和小谢谢数清了外祖父家里有多少人,跑到阿玖面前,谄媚的恭维。

    “人多势众,人多势众。”皇帝和阿玖更觉好笑。

    唉,不管什么样的词汇,从这两个小屁孩儿口中说出来,便显得可爱有趣了!

    “人多势众么。”小正正、小平平、阿若阿倚四兄弟并成一排,很有气势的走了进来,“小深深,小谢谢,哥哥给你俩现场演示一下,什么叫做人多势众!”

    “好啊。”小深深和小谢谢鼓掌欢呼。

    小谢谢清水无尘的杏眼中,满是对哥哥们的崇拜和喜爱。

    阿玖笑吟吟看着儿女们玩闹,心中得意。小谢谢,你看着四位哥哥并排走进来,便觉得这是人多势众么?我跟你这么大的时候,有八位哥哥呢,他们并排站在一起,个个玉树临风,那才叫人多势众啊。

    女儿,过两天便让你开开眼界。

    孩子们玩的高兴,把父母抛到了脑后。

    皇帝悄悄拉起阿玖的小手,“小师妹,十哥心中很是欢喜。”

    “我也是。”阿玖仰头看他,满目温柔。

    全完结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