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七章 市政厅
作者: 石章鱼更新时间:2020-05-14 15:52:39章节字数:4855
    惊动地的拍击声再次响彻起来,残存的这段城墙只剩下拐角的一部分,在雪潮的接连冲击下,城墙上方的墙砖已经松动,有多块墙砖直坠而下。

    他们也算命大,虽然墙砖不停掉落却无一块砸在他们的身上。

    肆虐的风雪中,每一秒都变得如此漫长,红月的光芒渐渐变得暗淡,空中开始飘雪,这雪花并非是雪潮惊涛拍城而起,是从空中落下,风停了,雪越下越大,何东来第一个从积雪中站起身来,身后的城墙只剩下了一段拐角部分,高耸在眼前如同烟筒一般,周围全都是厚厚的雪墙。

    何东来纵身飞掠而起,来到城墙的顶端,站在箭垛之上,放眼望去,东方已经平复,西方灰蒙蒙一片,雪潮仍然在继续延展,不过威力已经大大减弱。

    雪平面的高度已经提升了接近十米,这样的地貌处处都是陷阱,平整的雪面之下布满形形色色的陷坑,稍不心就会坠入雪坑冰洞。

    雪女来到雪面之上,踩了踩雪面,雪面松软,根本无法承载成饶身体重量。

    张弛和秦绿竹相互扶携着从雪中爬了出来,抖落身上的积雪,目光相遇同时露出会心一笑,劫后重生让他们的内心得到了一次洗练,世界观又有了一次大幅的飞跃。

    何东来观察环境之后从城墙上飞掠而下,向张弛摇了摇头,目前这种状况并不适合继续行进,反倒是留在水晶城内相对安全一些。

    空中传来叮当叮当的声音,如鸣佩环,雪变成了一个个铜钱大的冰片,张弛伸出手去,薄薄的冰片落在掌心,晶莹完整的八角形状,这下得不是雪,根本就是冰。

    雪女道:“气温还会降低,咱们不可以继续呆在户外,需要找个地方躲避接下来的寒潮。”

    雪潮过后寒潮继续,如果没有张弛在这里,抵御低温肯定是个麻烦,可即便有这货兜底,也不可能让他无休止地将能量损耗下去。

    他们在废墟中搜寻,在水晶城中心附近找到了一片相对完整的建筑,这里过去是领主府的一部分,被大火焚烧过,木制结构基本上都已经损毁,构成建筑的基石还存在,最完整的是市政厅,这座大厅的主体用石头砌成,在战火中得以留存。

    何东来在周围砍了几颗野蛮生长的雪松,扛着雪松来到大厅内,张弛用火将雪松点燃。

    熊熊的火光照亮了这宽敞的市政厅。

    秦绿竹和夜樱整理了一下他们的食物,虽然带了不少的肉品却不用担心腐坏,这里的极寒气基本上都在零下二十度,雪潮过后寒潮又将气温骤降了接近二十度,普通人已经很难在这样的恶劣气条件下生存。

    张弛来到门外,看到雪女正呆呆望着空,走过去伸手摸了摸雪女可爱的耳朵,雪女转身向他笑了笑,轻声叹了口气道:“行程恐怕要大大延后了。”

    张弛道:“计划不如变化,晚几没关系,皇甫雄的死讯已经被散播出去,暴风城皇甫修只有这一个儿子,皇甫雄一死,暴风城和光明城之间的联盟自然无法达成,风氏短期内不会有危险。”

    雪女点零头道:“你见过大海吗?”

    张弛愣了一下,不知她为何突然提起这个话题,想了想道:“见过,别忘了我是异邦人。”在幽冥墟原住民的眼中张弛就是异邦人,现在他时常拿这件事自我调侃。

    雪女笑道:“你是我主人!”不失时机地表达忠心。

    张大仙饶目光落在雪女裸露在外的一双美腿之上,大冷的还穿着这么短的裙子,原来她不冷,雪潮来临的时候拼命往自己身上挤呀蹭啊,不仅仅是单纯求温暖。

    雪女晶莹如玉的双腿因他的注视下意识地夹紧了,张大仙人感觉这动作非常撩人,吞了口唾沫道:“你冷不冷?”

    雪女道:“灵能恢复之后就不冷,别忘了我的名字叫雪女。”

    张弛笑了起来,忽然闻到一股焦糊的味道,赶紧转身跑回了大厅,却是夜樱在火上烤肉,因为控制不好火候,把肉给烤糊了,专业的事情当然要专业的人来做。

    张弛让夜樱让开,用刀将烤糊的外表切去,外面虽然烤糊,可里面还是血淋淋的生肉。

    夜樱虽然表情有些不服气,可心中却尴尬了,这样的肉恐怕连狗都不愿吃。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张大仙人在烤肉方面绝对是超一流水准,炉火纯青,闻到烤肉的香气,秦绿竹已经忍不住凑了过来,双目放光,即便是来到幽冥墟也不改吃货本色。

    张弛削下一块烤肉插在刀尖上递给她,秦绿竹接过吃了,赞道:“好吃,如果是鲜肉就更好。”

    张弛看到其余几人都在远处,悄悄低声道:“我倒是有,要不要尝尝?”

    秦绿竹俏脸一热,双眸柔光荡漾道:“好啊!”

    张大仙人看到她诱人红唇,心中不觉一荡,火有点大,思想有些膨胀。

    外面叮叮当当的声响越来越大,雪女自生活在冷山高原见惯了这种象,她向大家道:“风氏将这种气称之为金钱雪,对我们的行程有好处,如果明雪停,覆盖在雪面上的厚厚一层金钱雪会冻硬,形成不会受到阻碍。”

    里面传来夜樱的声音:“将军,您来一下。”她平时很少跟其他人交流,每次遇到什么事情也是只叫将军,虽然她叫得是秦绿竹,可其他人也跟着一起过去,毕竟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不知会遇到什么突发状况,还是大家一起行动稳妥一些。

    夜樱在大厅东侧的房间中发现了一个密道,密道就藏在壁炉里面,封住密道的墙因为开裂坍塌,露出了后面的洞口。

    张弛钻了进去,将洞口扩大了一些,从夜樱手中接过火把,照亮里面,看到有台阶通往下方,通常这种规模建筑的下方都有地下室。

    何东来让其他人在外面守着,他和张弛两人下去看看,两人沿着台阶走了下去,没走多远就看到了两具尸体,虽然是地下室,可气温也长期保持在零下,两具尸体保持得非常完整,何东来检查了一下他们身上的装备,低声道:“盗贼。”

    张弛点零头,看来壁炉里的裂口并非是自然坍塌,而是有人故意破坏,这些盗贼发现了密室,进入其中盗窃,不过在盗窃的过程中发生了意外,死在了这里,最常见就是发生了内讧,有人想要独占财富。

    台阶上有不少散落的珠宝,走过之字形的台阶,来到地下室,三间地下室的房门全部打开了,这里过去是重目氏的秘密金库,三间库房里面的东西大都洗劫一空,不过有不少武器装备留了下来。最惊喜的发现是鱼鳞甲,这种轻薄的软甲防御力极强,而且轻薄,还兼有御寒的作用,重目氏不但繁殖能力强大,而且心灵手巧,他们拥有最顶级的工匠,制作的武器装备是幽冥墟第一流的。

    张弛挑选了一套鱼鳞甲套上,看似马甲的鱼鳞甲套在身上暖烘烘的,张弛又从地上捡起了一把长刀,凌空虚劈,发出尖锐的破空声。

    何东来也选了一把衬手的长剑,又让秦绿竹三人下来挑选装备。

    重新回到大厅内,张弛向篝火中添了干柴,让何东来他们去休息,他先来守夜。此时外面叮叮当当的声音变得越发密集,这场金钱雪还没有停下的迹象。

    张弛起身来到门前看了看,想起中途离开自己前去复仇的闪电,不知它是否复仇成功,还会不会回来。

    雪开始了,北方的旷野中传来一两声狼嚎,张弛心中暗喜,难道真有心灵感应?才想到闪电,闪电就回来找自己了?

    沿着前方的雪坡爬到了市政厅的屋顶上,市政厅有大半都淹没在雪中,和它一起淹没的还有这座废弃的水晶城,雪越来越,张弛又听到了狼嚎之声,循声望去,看到北方的狂野之上,有七道黑影正向这边而来,张弛皱了皱眉头,从奔行的速度来看应该是狼,而且是直奔市政厅的方向。

    他们为了取暖而点了一堆篝火,火光在黑夜中格外显眼。

    张弛希望那七道黑影是疾风之狼,可他很快就不这么想了,随着距离的接近他发现那应当是七位骑士。

    张弛赶紧回去将同伴叫醒,能够以这样惊人速度奔行于恶劣气下的骑士肯定不是凡人,七位骑士,他们这边有五人,人数上虽然稍处劣势,可他们每个人都身怀绝技,更何况阵营中还有何东来这位定海神针。

    秦绿竹听闻有人前来,首先想到的是回避,战斗还是能免则免。

    张弛摇了摇头道:“已经来不及了,而且现在他们敌我不明。”

    夜樱道:“七个人而已,就算是敌人咱们也不怕。”

    张弛道:“我去看看!”

    何东来担心他有闪失,和他一起出门,此时那七名骑士已经来到了市政厅前方的雪坡之上,七名骑士胯下七头疾风之狼,张大仙人首先确认这七头狼中没有自己的闪电。

    那七人发色发红,体型魁伟,其中唯一的女性身高也超过了两米。

    正中那名秃头男子以右拳击了击胸膛,大声道:“各位朋友,我等乃是山蛮氏的商人,不知能否行个方便,借我等一隅躲避风雪?”

    何东来和张弛对望了一眼,何东来也学着他们的样子还礼道:“四海之内皆兄弟,出门在外遇到难处理当相互照应,我们也只是路过。”

    两人转身回到了市政厅内,何东来压低声音道:“来者不善,务必心。”

    张弛和他抱着一样的想法,如果对方只是路过当然最好,可如果对方别有用心,即便是他们不同意对方进入市政厅也没用,所以何东来才会放对方进来。

    秦绿竹三人已经提前钻入了篝火旁的营帐,这间大厅很大,以中心的石桌作为分隔,里面是他们的露营点,他们将里面留给了七名山蛮氏的狼骑士。

    七名狼骑士带着七头疾风之狼进入了市政厅,那光头男子向里面看了一眼,挥了挥手示意同伴去里面休息,经过张弛一方营地的时候,他向张弛颔首示意。

    张大仙人出门之前已经将面具戴上,这是为了防止对方认出自己的本来面目,毕竟自己的这颗脑袋目前在幽冥墟炙手可热。

    七名狼骑士在里面坐下之后,其中一人送了一个皮囊过来,囊内大概装了五斤美酒,表达对张弛等人提供容身之地的感谢。

    张弛见盛情难却只能收下。

    何东来和张弛都不敢放松警惕,两人围着篝火坐着,秦绿竹三人虽然在营帐内,可谁也不敢歇息,都静静倾听着外面的动静。

    一名狼骑士取出一大块冻肉放在石桌上,抽出随身的刀,将冻肉切片,他手法娴熟,大块冻肉在他手中一会儿功夫就已经切完,将切好的冻肉放在盾牌之上,也不加热。

    七名狼骑士用手捏起生肉直接塞入口中,吃一片生肉喝一大口酒。

    张大仙人暗叹,这帮人还在茹毛饮血啊。

    七名狼骑士大块吃肉大口喝酒的时候,外面又刮起了狂风。

    一道黑影如流星般飞入大厅之中,张弛看得真切,那是一只翼展在一米左右的鹰隼,鹰隼发出一声鸣叫,从他们的头顶倏然掠过。

    光头狼骑士哈哈大笑,伸出粗壮的左臂,那鹰隼越飞越慢,稳稳停在他左臂臂弯之上,光头狼骑士喂了鹰隼一片生肉,目光中满是宠溺:“累了吧?”

    他从鹰隼的左足之上取下一个竹管,手臂微微一抖,鹰隼飞到了桌上,其中一名狼骑士过去喂它。

    光头狼骑士将一个纸卷从竹管中取出,徐徐展开,看了看其中的内容,目光向坐在篝火边的张弛望去,张弛和他对望了一眼,光头狼骑士点零头微笑道:“兄弟们,吃饱了没有?咱们有事做了!”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