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三章 钱坤案(四)
作者: 虾写更新时间:2020-02-24 00:06:26章节字数:5409
    法庭通知欧阳逸、诸葛明五天后重新开庭。面对检方海量证据,欧阳逸已经不知道这五天能干什么。令狐兰和南宫腾飞也没有更好看法,欧阳逸干脆让他们回家休息。至于曹云,一直就没住在宾馆内。

    今天律师所难得大家都在。高山杏最近因为工作,生活充实了一些,也开始折腾,放着好好外卖不叫,非要自己包水饺。

    话说,这么多人围在一起包水饺,挺像一个大家庭。

    话题必然是围绕钱坤案。曹云介绍了目前辩方的局面,后道:“就差举白旗了。”

    陆一航:“钱坤官司输了,只能选择污点证人,指证赵风和东方。赵风必然会指证东方。这个结局不算很坏……当然,从曹律师角度来看,输了官司已经很坏了。”

    曹云道:“最近在几位大佬处学到一个东西,叫生命在于折腾。寒子,有没有折腾点东西出来。”

    寒子一边包水饺一边道:“你以为我闲着?但是钱坤背景实在太简单了,根本没东西查。我没有那个能力查检方证人。”

    一边魏君问道:“能不能打盗用帐号呢?钱坤帐号被盗?”

    曹云摇头:“过于勉强。”

    对案子不关心的云隐在一边道:“东方半岛第三次活动开始报名,本次活动不再限制国籍。在东唐居住,纳税满半年的人都可以参加。曹云……”

    曹云看云隐一眼:“没有兴趣。”好意思吗?官司打不赢,还要参加活动去赚人家的钱。胜者为王,胜了什么都好说,败了什么都别说。

    能从气氛上感受到曹云的挫败感。换了之前,曹云听闻报名肯定会积极参加。而今天,曹云甚至不提云隐说过的汽车的事。

    哲学高山杏道:“曹云,官司胜负很正常。你来东唐这么久,接了无数的案子,赢太多了。我认为你根本没准备好输,所以在面临目前困境时精神才会颓废。你一直说自己是理智思考,你这么颓废的精神我认为对你的思考没有任何帮助。”

    曹云笑:“老板,你从哲学家改行当心理医生了?”

    高山杏:“我听南宫说了庭审。刚开庭很轻松,甚至调戏九尾,欺负诸葛明。但是当你的计划落空,并且被反噬之时,你心态崩了。南宫腾飞说,没有输过是你的一个弱点。赢的太多,赢的太自以为然,无法接受失败,是你面临的最大瓶颈。”

    高山杏:“我问南宫,官司输了,你会不会一蹶不振?南宫回答说,不好说,但是如果不调整心态,你不可能超越以前的自己。我建议你干脆把案子忘了,还有三天半的时间,出去走走。”

    “去哪呢?”

    高山杏:“上次白素封杀令,你出去旅游了一段时间。我认为你自我调节能力很强,不需要我建议。”

    曹云:“谢谢老板提醒。”

    高山杏不再说什么,她认为说这么多已经有点出格。她一直都很信任曹云,但是这两天曹云陷入低谷一直没有爬出来的迹象。别人爬出低谷可能需要一个月,几个月,甚至几年。曹云没有那么多时间,三天半后就是决战。曹云三天内不调整好心态,一旦决战失利,对曹云的心态影响会更大。

    这不是高山杏的意思,是南宫腾飞的建议和忠告。

    ……

    曹云的优点是善于接受他人的观点,于是接受了高山杏的建议。恰巧明后天是高中同学会,曹云当即电话预定了回高岩的机票。曹云之前是不参加同学会的,这是科学家的建议。曹云突然觉得科学家说的不太对,最少对自己现在不太对。对于纯粹寻求青春回忆的人来说,同学会是非常好的一个聚会。也许别人会攀比,也许别人会被同学的成功影响自己的职业规划,但曹云不会。

    曹云预定机票后,检控三将有些炸毛。他们完全不理解曹云去高岩的原因,还有三天半的时间就要开庭,按照曹云预定的机票来看,其将搭乘夜航赶回东唐,参与第二天的庭审。

    诸葛明认为曹云这种行为完全不符合逻辑。在律师团中,存在感最弱当属令狐兰,毕竟她休息半年。曹云、南宫腾飞和欧阳逸都处在职业生涯的巅峰状态。以诸葛明对曹云的了解,曹云是一位很敬业的律师,为什么会在关键时候回高岩呢?

    钱坤案几乎不可能在二审翻盘,机会只有一次。三检控官讨论了半小时没有推测出曹云的意图,但都同意曹云去高岩必然有去高岩的原因。九尾认为目前检方占绝对优势情况下,曹云很可能使用高岩天马律师所的力量。天马律师所是高岩最强的律师所,没有之一。

    相比司马落猜曹云回高岩找师父,和诸葛明猜测曹云怕东方追杀逃命,九尾的猜测还算靠谱。

    ……

    同学会在如今争议很多,每个人对同学会的认知都大不相同。按照普遍意义和现代价值观来说,同学会包含了太多东西。

    同学会中以高中同学会最为要命。大学同学会,同一个大学,除非依靠祖辈力量,否则大家将来的发展不会过于悬殊。混的不好的同学也有出席大学同学会的理由。比如可以得到同学的提携,比如增加同学间的人脉关系。大学同学存在有一定互相利用价值的关系。

    高中之所以要命是因为同学们上了不同的大学,不同的大学代表社会起点的不同。

    以曹云的高中为例,上名牌大学的两三人,上不错大学的十几人,上一般大学的十几人,还有十几人高中毕业后进入社会。他们的生活轨迹也因为高考的分数不同出现了第一次分叉。十年后他们再聚首,板块之间的差距已经存在,这个存在会割裂同学们之间的感情。

    曹云是同学群中,和以往同学会中,同学们会面交谈较多的人。在高中,曹云成绩中上水准,性格特别好,而且很有正义感。就读警察大学在很多人看来进入了铁饭碗岗位。但一年多后曹云的辍学等同从高处砸到谷底。

    数年后曹云通过了天下第一考,拿到了律师证,并且在天马律师所工作,等同从谷底爬起,成为一支潜力股。

    曹云和圈子内数位同学一直保持有联系。诸如在曹云低谷时,几个人凑学费让曹云攻读大学学历和律师证,他们还负责缴纳了一年半的房租。曹云成为律师后,经济上允许交际开销后,几个人有时间就混在一起。

    去东唐之前,曹云已经从圈子内慢慢脱颖而出。到了东唐后,海洋系法系给曹云折腾的巨大空间,成为国际大都市的著名律师,这个成就已经属于碾压级别。即使这样,曹云仍旧和圈内同学保持联系。

    班头等三人听闻曹云回来参加同学会,纷纷大骂曹云衣锦还乡给大家找不自在。最后三人一起去接机。

    四人一起吃饭,虽然四人现在在社会等级差距很大,但是今天这餐饭完全没有等级的存在,更多是许久未见的惊喜。曹云这个同学圈感情不一般,他们一起撬过课,一起打过架,一起在考场上作弊,一起推测过女生结构。青春期的他们还有不可言的比赛和群体行动。一起做好事未必会加深感情,但一起干了三年坏事能稳固臭气相投的友情。

    同学会租赁了一处大别墅,各种活动非常丰富。饭后,大家各自为战。有初恋去房间叙旧的,有喝醉撒泼哭闹的,有火边烧烤的,有拿了麦吼歌的。

    圈内四人在火边烧烤喝可乐,四人也因喜喝可乐在高一就被称为碳酸组。没想到四人因为碳酸组一起走过三年的青春。

    回忆了过去,展望未来之后,大家说了当今。曹云说起自己参加同学会的原因。对此班头很不理解:“你怕输?xxxx,输了又怎样?你不想想你以前的生活?就算输了,就算没办法当律师了,你能比以前还惨?”

    一同学掐曹云脖子:“你个傻x再炫富?弄不死你。”

    曹云忙道:“没有,绝对没有。”

    同学放开曹云:“曹云,你苦的时候不怕苦了。班头和我们说了你情况,我们不敢直接给你钱,因为你死要面子,我们也给不了多少钱。我实话说,我很嫉妒体育委员,开公司,老婆白富美,今天开玛莎拉蒂来同学会。但是对你的成功我不嫉妒,我很高兴。我们都不敢在群里说你的成就,大家会认为我们在吹牛。”

    曹云解释:“这个案子不太一样,赌上名誉的一战。”

    同学问:“名誉?你被警察大学开除的时候,你在街边卖水果,你曹云有什么名誉?你有没有想过,是不是去东唐后你太顺了呢?顺到你都不敢输了?”

    一个话最少的同学:“实践出真知。”

    “什么?”

    话少同学站起来,走到台前,拿过麦克风:“安技,你个傻x。”

    另外三人:卧槽。

    安技,高中的痞子,高中就混社会,是高中第一害虫。前几个月刚从牢里出来,今天开了路虎来同学会,还带了两个马仔来看门。

    “干。”安技一摔杯子,把身边女同学推到一边,手指曹云同学:“你xx有种再说一次。”

    同学伸出中指。

    于是混战开始了,安技身高马大,又在牢里混了两年,加上了个马仔,曹云四人根本不是对手。曹云是警察大学优等生?实际上曹云就会几下擒拿,并且早扔到爪哇国去了。

    被完败后,话少同学拦住安技鞠躬:“大哥,我错了。”

    安技给他脑袋一巴掌:“你不是很嚣张吗?”

    一边女学习委员勇敢拉架:“算了,都是同学。”

    “同学,哼。”安技接过马仔手中两瓶啤酒,从同学头上浇下去,同学保持微笑一动不动。安技手压同学头将他推到一边去,自己回去继续喝酒。安技展现的雄风和路虎让人不禁暗暗喝彩。

    曹云三人坐一边揉伤处,话少的同学回来:“诺?”意思是,输了又怎样?

    “呵呵。”曹云笑着一揽其肩膀:“我们喝可乐。”

    输了确实有怎样。很糗,很丢人,没面子。然后呢?然后就没有了。

    班头不满:“你个傻x,你讲道理嘛,干嘛连累你爸爸。”

    那同学看了他一眼,不吭声。

    班头心中不爽:“要不要弄他?”

    曹云摇头:“大象不和蚂蚁去浪费时间。没意思,走,我们花天酒地去。”

    四人互相扶持拉扯站起来,一女生走过来关切问:“你没事吧?”

    晕!她叫什么来着?曹云知道她是自己第一位女朋友,高中毕业后出国留学。曹云回来还问同学会组织者学习委员,那谁参加吗?学习委员不知道曹云忘记其名字,还担心曹云尴尬,回复:那谁说不一定。

    曹云看三兄弟,但是眼神无法传达自己的信息,于是曹云感情洋溢,上前一步,真情看女生:“你……怎么来了。”实际上头脑马力全开,叫什么?丽儿?丽丽?小丽?小鑫?感觉名字就在口边,但怎么也叫不出来。

    女生没想到曹云真情流露,有些感动:“听说你也来,我刚好回国,就过来看看。”女生爱怜抚摸曹云青紫眼眶:“都这么大的人,怎么还打架?”

    曹云:“听说你结婚了?”

    “订婚。”女生轻轻抱住曹云:“我想你。”

    曹云等待一会,拉开女生:“可是……我……我结婚了。”

    女生从惊讶到失落:“哦?谁呀?我认识吗?有照片吗?”

    曹云拿出手机,翻照片,和九尾拍的几张照片派上用场,女生:“很漂亮。”

    “嗯。”曹云点头。

    女生:“我去和他们打个招呼。”再聊就尴尬了。

    “嗯。”

    三兄弟到曹云身边:“干嘛不吃?”

    曹云:“胃口不好,她叫什么来着?”

    “诺儿。”三人无比鄙视看曹云。

    “哦!”曹云道:“走,我们玩自己的去。”

    四人朝外走,路过安技面前,曹云主动和安技握手:“谢谢。”

    安技莫名其妙:“傻x,揍他一顿还谢谢,这人脑子有病吧?”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