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她乞求:小公爷,你放我回家好不好?
作者: 风吹小白菜更新时间:2020-07-15 09:54:38章节字数:2370
    chap_r();    南宝衣抬起泪眼。

    视线一一掠过屋中众人,他们满脸期盼,就连曾经最崇敬萧弈的大哥,也红着眼睛,盼望她能放下萧弈。

    南宝衣轻轻抿唇。

    如果当初,她没有喜欢上二哥哥

    那么南家依旧在锦官城做着蜀锦生意,珠珠不会给人做妾,四哥不会被沈议绝绑架,用来当做威胁她的人质,祖母也不会这般操心,一夜之间就白了头发。

    泪珠大颗大颗滚落。

    她抬起手背擦拭泪水,又低头去看包扎着纱布的肚子。

    她伸手轻抚纱布,细白指尖却颤抖得厉害。

    这个地方,已经不能孕育小宝宝。

    她这辈子,大约没办法给萧弈一个小宝宝

    她爱着她的家人,她舍不得他们再因为萧弈而遭受伤害。

    她也爱着萧弈,比天底下任何女人都要爱,她甚至可以为了他牺牲自己的性命,正因为这份深爱,所以她舍不得让他没有自己的孩子。

    为了和他在一起,她曾经付出过那么多的努力,却没想到,到头来,离开他,竟然是她最好的选择

    泪珠落在手背上,灼热滚烫。

    南宝衣心脏绞痛,费尽力气地强忍着,才硬生生忍住眼泪。

    她仰起头“祖母,经此一遭,我也算看清楚了,门第悬殊,无论怎样努力,配不上,终究是配不上。我今后不喜欢他就是,我只陪在祖母身边,我最喜欢的人,就是祖母”

    小姑娘弯着亮晶晶的丹凤眼。

    她笑起来又乖又甜,白嫩嫩的小脸像是锦官城的小芙蓉花。

    老夫人怜惜地摸了摸她的脸蛋。

    她的小孙女,她最了解。

    小姑娘笑起来有多甜,心里面就有多难过。

    可是,长痛不如短痛。

    与其将来再被沈皇后记恨陷害,与其再受各种莫名其妙的折磨和伤害,倒不如让娇娇儿忍受这一时的痛苦。

    她搂着南宝衣,娓娓道“女儿家没出阁的时候,总会轻易爱上容貌英俊的少年郎。可将来嫁的,未必就是当初心动的少年。话本子里的故事,向来是一见钟情白头偕老。可世间夫妻千千万万,身心皆都从一而终者,又有几何”

    南宝衣伏在她怀里。

    她闭上眼。

    一颗泪珠,顺着雪腮悄然滚落。

    如此不舍,宛如诀别。

    因为南宝衣伤势颇重,所以众人没有打扰她养伤,让她好好躺在帐中,才纷纷退了出去。

    院中掌了灯。

    南宝珠站在屋檐下,对老夫人道“祖母,我想留下来照顾娇娇。”

    老夫人抬眸,望了眼始终不声不响站在角落的宁晚舟。

    她摸了摸南宝珠的脑袋,强忍着难过,温声道“珠丫头,你如今,是镇国公府的人。南府自然是你的家,可你能不能留下来过夜,却要先问问镇国公府的意见。”

    如果是明媒正娶的世子妃,想留下当然可以自己做主留下。

    可是

    可是她的珠丫头,却偏偏做了人家的妾。

    老夫人心如刀割。

    南宝珠好不容易止住眼泪,此时却瞬间湿了眼眶。

    她深深低下头“孙女知道了”

    老夫人等人走后,南宝珠仍旧站在原地。

    她揪着罗裙,并没有回头去看宁晚舟。

    过了很久,宁晚舟缓步上前,握住她的手,低声道“已是入秋的天,夜间寒凉,姐姐该注意身体。”芦竹林

    少年掌心炙热。

    南宝珠抽回自己的手,小声道“小公爷,分开了这么久,我妹妹终于回家了。你也放我回家,好不好”

    从前嚣张跋扈的少女,像是被磨平了棱角。

    面对宁晚舟,她的声音里甚至染上了一丝乞求。

    宁晚舟看着她。

    她低着头。

    明明是示弱的姿态,可他却深知,他的姐姐,究竟生了一副怎样的铮铮铁骨,究竟是怎样的爱惜尊严和体面。

    明明纳回府中已近两年,可他从未得到过她的人。

    这两年来,他甚至连歇在她屋里都不成。

    说出去,谁信

    他轻声“在姐姐心里,我比不上南宝衣,是不是”

    南宝珠没吭声。

    宁晚舟冷笑,赌气道“姐姐再如何不情愿,也是我镇国公府的人,也是我宁晚舟的女人。南宝衣她一个外人,她算个什么东西姐姐,你陪我一晚,我允许你在南府待七天,如何”

    “啪”

    南宝珠利落地给了他一耳光。

    打完,她揉了揉通红的掌心,熟稔地露出一副被欺负了的表情,小声道“你若不肯,那咱们回国公府就是。想来长公主和国公爷也已经回去了,我要告诉他们,你刚刚轻薄我,把我当成可以随意侮辱的妓子。人家明明也是清白姑娘进府的”

    她说着说着,竟然抬袖掩面,脆弱地啼哭起来。

    宁晚舟无言以对。

    说起来,自打姐姐知道他老爹老娘对他的严苛之后,就像是彻底掌控了他的弱点,一个不顺心,就假装柔弱地跑到他们跟前哭诉,搞得好像他当真是个禽兽不如的伪君子,各种折磨她虐待她似的

    然后,他就会被老爹老娘混合双打。

    宁晚舟闷得慌。

    他咬牙切齿“知道了。三天,让你在南家待三天”

    南宝珠立马不哭了。

    她甩了甩小手帕,兴奋地往长廊尽头跑“我去小厨房,看看娇娇的药煎得怎么样”

    宁晚舟捶了捶发闷的胸口。

    他到底哪里比不上南宝衣

    论容貌,他不比南宝衣差。

    南宝衣能陪姐姐玩游戏,他也能陪。

    甚至,她陪不了的那些事儿,他还是能陪。

    而且他能力很强,强到让姐姐哭着喊着下不了床的那种

    他明明能带给姐姐双倍的快乐

    可是姐姐不肯搭理他。

    宁晚舟只能孤零零地回了厢房,思忖着今夜又得拿姐姐的主腰,自己解决

    他走后,一道倩影出现在廊下。

    穿着浅粉襦裙的南胭,面无表情地推开槅扇。

    她径直踏进内室,拔步床上的南宝衣小脸苍白,余味尝心等亲近的丫鬟们,正陪在旁边给她说话解闷儿。

    南宝衣注意到南胭。

    四目相对。

    彼此之间,想到的何止是从前的恩怨,还有前阵子,姐姐妹妹生死相随不离不弃的肉麻大戏。

    气氛尴尬。

    南胭扬了扬柳叶眉“谈谈”

    ,

    来晚啦呜呜呜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