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不凶他,他能跟你掰扯一晚上
作者: 风吹小白菜更新时间:2020-07-04 21:03:25章节字数:2352
    chap_r();    “娇娇”

    还隔着珠帘呢,清越年轻的声音就急切地传了进来。

    南宝衣哪里还娇弱了,扯下覆在额头上的白帕子,一骨碌爬起来,惊喜地望向帘外“四哥”

    南承书快步而来。

    男人气度如松竹,周身书卷气浓,比从前更加温润儒雅。

    他正欲和南宝衣亲近,余光瞅见端坐在榻边的萧弈,急忙敛衽行礼,恭敬地拱手作揖“二哥。我是今日才到盛京的,进宫的路上遇见了姜神医,就与他一起过来了。”

    打过招呼,他便朝南宝衣笑道“去年冬天,娇娇让我们回锦官城避难,如今劫难过去,咱们又能团圆,为兄甚是欢喜。”

    南宝衣却忍不住望了眼他身后。

    姜岁寒背着药箱,正不紧不慢地走进来。

    侍女放下珠帘,再没有其他人进来了。

    她迟疑“四哥,只有你一个人吗祖母呢,我爹爹呢他们是不是还在赶赴盛京的路上呀”

    “哪里。”南承书摇头,眼睛里满是欢欣,“祖母他们商量过后,决定前往长安经商买卖,置办产业,等将来娇娇去长安时,就能有娘家就近照顾。余味和尝心对长安颇为熟悉,先过去为你置办闺房了。”

    他羞怯又崇敬地瞅一眼萧弈,笑道“如今天下人都知道二哥是大雍皇子,娇娇这门婚事很是高攀,祖母他们觉得压力很大呢。”

    南宝衣想着祖母一把年纪,还在为自己奔波,不禁红了眼眶。

    她哽咽“都是我不好”

    南承书心疼妹妹。

    正欲像小时候那样,伸手摸摸她的头,却发现萧弈正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的手。

    那眼神,委实有点可怕。

    他连忙缩回手,换成温柔安慰“娇娇不必自责,宝珠妹妹也在长安,祖母他们搬过去,也能方便照顾她。”

    南宝衣一想,倒也是这么个理儿。

    她又道“那四哥怎么来盛京了”

    “是二哥写信给我,召我来当官的。”南承书笑容腼腆,“正好墨儿的家就在盛京,我在此处当官,她每日也能在娘家照顾。”

    南宝衣想想也是。

    她四嫂程一墨,出身书香门第,往上数几代都是史官。

    四哥在她的祖宅里住着,和岳丈一家定然能愉快相处,也能学到很多东西。

    兄妹两人又寒暄良久,南承书邀请道“墨儿说刚回盛京,想在府里举办一场家宴。虽是以程家宗族的人为首,但娇娇若爱热闹,也可以过去玩。家宴过后,我在南府设小宴,咱们兄妹好好聚聚。”

    南宝衣欣然应允。

    萧弈已是不耐烦。

    南承书全然是个书呆子,看不见南娇娇发着高烧等着看诊。

    他催促般咳嗽两声。

    南承书深感他眼神可怕,本欲先告退,想起什么又连忙道“对了,我给娇娇带了好些锦官城的土特产,全是你爱吃的。还有蜀锦,今年咱们家织成的最漂亮的几匹蜀锦,四哥都给你送过来了,娇娇定然喜欢的”

    “咳。”

    萧弈冷漠咳嗽。

    南承书只得收了话头,悻悻告辞。

    他走后,南宝衣忍不住捶他一下“我四哥本就胆小,你还凶他。”

    “不凶他,他能跟你掰扯一晚上。”

    姜岁寒看着这两人打情骂俏,心里一阵骂娘。

    原本他很早就睡下了,睡得好好的,却被萧弈的人弄醒。

    南小五不就是淋了雨染了风寒嘛,又不是什么大病,也值得萧弈深更半夜把他召进宫

    他的出诊费很贵的。

    姜岁寒黑着脸,替南宝衣细细诊过脉,开了一副温和的方子。

    临走之前,他不忘撂狠话“萧弈,你再敢动不动把我喊进宫吃狗粮,我跟你没完”

    萧弈摆摆手。

    虽然他脸上写着“本王知道了”,但姜岁寒确信这厮根本不会悔改,他只得恼怒地扛着药箱出宫。

    南宝衣喝完煎好的汤药,已是后半夜。

    殿外的雷雨早已停了,宫室园林里传来此起彼伏的夏夜虫鸣声,星光透窗,凉风清润。

    少女依偎在萧弈身侧,枕着他的手臂,鼻音略重,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说话“二哥哥,咱们几时启程去长安我想念祖母和爹爹,也想念小堂姐寒老板被沈议绝抓去,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怪叫人担心的。”

    萧弈仔细替她掖了掖被角。

    他道“南越的势力需要彻底消化,再给我一个月时间。”

    南宝衣吸了吸鼻子。

    她声音嗡嗡地应了声好,便枕着萧弈的手臂,乖乖睡着了。

    萧弈怕她着凉,把她放在被子外面的手收进被子里,又将她抱在怀中,才安心睡去。

    姜岁寒的药总是很管用的。

    南宝衣第二天就活蹦乱跳,带着荷叶和云袖,去看哥哥送给她的土特产。

    南承书带了十几箱特产,堆积在偏殿,看得南宝衣眼花缭乱。

    她分门别类地挑选出各种小玩意儿当做礼物,让荷叶看着分给往府里伺候的下人们。

    那几匹蜀锦却是她最喜欢的。

    她爱不释手地摸了摸,吩咐道“这匹玄黑色织金飞云流彩纹的布料,给二哥哥做身大氅,他穿起来定然好看。过几日我去赴程家的宴,就穿这身新衣裙。”

    荷叶连忙记下。

    南宝衣笑道“这一匹嫩黄雨丝锦颜色娇俏,轻盈如云,给我做上襦吧,搭配黛绿罗裙,夏天穿来定然清丽好看。”

    荷叶正认真记着,南宝衣指着其他几匹流光溢彩华贵精致的月华锦“剩下这十匹月华锦,如雨后初晴的彩练,最适宜做嫁衣和礼服。你和云袖平分了。”

    荷叶愕然抬眸。

    蜀锦寸布寸金,这些锦布更是珍贵。

    王妃,竟然要把这么多锦布赐给她和云袖

    南宝衣拉住她的手“等咱们去到长安,我就请二哥哥给你和十苦赐婚嫁妆什么的,我早就给你准备好了,我的荷叶,定然要又美又隆重地出嫁”

    荷叶鼻子一酸,眼泪瞬间掉落。

    她哽咽“小姐”

    南宝衣认真地为她擦泪“荷叶不哭”

    前世,荷叶为了她,嫁给一个傻子,最后被扔进枯井,活生生冻饿而死。

    这一世,荷叶有了意中人,她当然要想尽办法去撮合成全。

    ,

    本来想写两章,但我好困,已经凌晨三点四十了,我要睡觉了先。

    谢谢仙女们的厚爱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