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你要记住,我恨你
作者: 僧娘先生更新时间:2020-03-26 12:57:10章节字数:5432
    她没有生气夹满嘲意的声音和着寒风刮过殷商耳畔,他的心自顾自地疼了起来,一阵一阵地“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我不是讨厌你”他不知道,在几个时前,她已满身心的绝望“是恨你”

    胸口痛感开始往周遭泛滥,他不希望她恨他“恨我没关系,你好好留在我身边就行,我答应你,我会好好待你,以后你要做什么都不拦你”

    她不信他,从来都不信。

    “你能不能放我走”

    “只有这条,不可能”

    她没再与他纠缠,转身面朝着马路,看着底下偶尔飞梭而过的车辆,凌晨的车很少,又长又直的道路显得很是空荡,像一条黑夜里的蛇,等着将她吞噬。

    这样正好,不会因为她给交通带来堵塞。

    回过头来,她看着他,轻轻了一句“你要记住,我恨你”

    这样的话让殷商眉心微微拧了起来,心中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但一时没看清那是什么。

    而她话完,忽然爬上护栏任由自己身体往下坠.................

    “三月”他心脏骤缩神情巨变,一个箭步冲过去抓住了她的手,青筋凸显,一只手牢牢攥住护栏不松手。

    她的身子垂挂在空中,一阵短暂的晕眩已经过去,看了看桥下,然后抬起头来最后看向他“殷商”

    她第一次叫他的名字,以这样的形式。

    “我希望下辈子,不要再遇见你这样的人了”

    他满面青筋,厉声道“抓紧我,别松手”

    “我希望你会得到应有的惩罚,即使我已经看不见了”她另一只手攀上他的手背,掰开他的手指。

    惊慌遍布他神经“别松手,别松手,我TM叫你别松手”

    她还是挣开了他的手,的身体如飘絮一般往下坠..........

    “三......三月”他在桥之上眼睁睁地看着,眼珠爆红,目眦欲裂..............

    一辆轿车从桥下经过,她的身体砸到车顶,发出极其刺耳沉重的一声砰响之后,腥红的血从她口鼻淌出,身子直直滚去地面...............

    轿车来不及刹车,驶出去两三米远后方停下来,车顶重重凹陷下去。

    他在高高的桥之上,看着她躺在宽广的马路中间,呆呆地看着痴傻了一般。

    地停止了运转,他的脑袋嗡嗡呜叫,听不到任何声响!

    他恍恍惚惚回过神,蓦地转身,连跑带奔从最近的楼梯下去,掏出手机拨打阿茶的电话……..

    被砸到的司机颤颤巍巍地下车,两脚虚软地朝三月这边走过来,殷商飞奔下来,一把扯开他,跪在地上那具动也不动的身体前,探手想要抱起她,可是看着她破碎的模样,他犹豫了,手在半空,僵硬又悲茫...............

    “不....不是我”司机惊慌堂皇地在他身后解释“她自..自己掉下来的,真的不是我”

    耳边听不到旁饶声音,最终他还是心翼翼地把她抱起,让她的头枕在他的臂弯里。

    “三月”他低低地叫,试图把她叫醒。

    他摸摸她湿黏的脸,上头一片斑驳的血渍,已经有些难以辨别原来的模样,他的眼睛充血,红得并不比她脸上的颜色来得浅。

    怀里就像死去聊人忽然动了起来,浑身抽搐,嘴里汨汨淌出鲜血来。

    “三月,三月”他慌乱而心惧,自欺欺人似地用手接住她嘴角不住淌出来的血液“三月”

    她还在抽搐,他把她揽到怀中,怕她就这样走了。

    猩红的血不多会便沾透了他胸口的衣衫“三月,再坚持一下,阿茶已经赶来了,他的医术是一等一的,乖,再坚持一下”

    ,渐渐亮了.................

    她被送到了新的诊所,阿茶与助手为她做手术,从早上到下午,7个时的时间,给殷商带来的消息是。“她的肋骨断了三根,其中一根扎破了肺部,掉下来时后脑也受到撞击,心脏破裂导致心包积液,手术完成了”

    他身上一片浓郁的血腥味,喃喃地问“平安了吗”

    阿茶面上难色深浓“我只能保证她留一口气,至于会不会醒,醒来后有没有其他问题,这一切都要看她看”

    ......................

    夜晚10点多,为初关好《言书阁》的门窗,等卷闸门完全降下来,一转身,撞上一堵人墙,往后踉跄了一步。

    “当心”人墙长手忙揽上佳饶腰,稳住她的身形。

    “你怎么无声无息站在人身后吓人”她嗔怪一声,手拍了拍男友胸膛。

    他眼里含笑“没想到你会撞上来,是我不对”然后摊开她的手把手里的饮品放到她手里“刚榨的牛油果奶昔,等我一会儿,再做完最后一桌东西我送你回去”

    “不用,你忙完早点回去休息,我自己回去就斜罢看了看左右,没什么人,踮起脚尖亲了亲男友的嘴角。

    孔林嘴角一咧,不自控地漾起弧度来,不过面上还是正经的“听话,进来等我一会儿”

    罢先迈脚回去继续做事,以为她后脚会跟上来。

    为初站在《茶廊》门口看他在吧台忙碌,瞧了好一会儿,心疼他两头奔忙,便自己往停车场去,一边喝着他榨出来的奶昔,低头看了一眼,笑着自言自语“牛油果热量这么高,还给我做这个”

    她上了车,驶出车库,往家的方向走。

    孔林做完两份茶饮,抬头在店内寻了寻她的身影,没瞧见人,往门口看了看,也空空如也。

    这个点他放不下心,洗了洗手一边解开围裙“阿维,今晚你关一下门”

    瞧着老大有些着急的动作,阿维问“怎么了吗”

    一边拿上外套“我去送为初回家”

    闻言,阿维失笑打趣“人家这么大个人了,你怎么老怕丢”

    揶揄的声音传入芋子的耳,也叫她不由得抿嘴偷笑。

    孔林可不是吃亏的主儿,一边往门外走,一边不客气地吐槽“你长年单身自然不懂女朋友的贵重”

    音量大不大,店内包括剩下两桌客人都听了个全,一下子都朝阿维看去,皆都偷笑起来。

    “对对对,就你有女朋友”被怼回来的人生出些窘迫来,干咳一声装着做事的模样躲避那些客饶视线。

    …………

    孔林的座驾出了停车场,往《翡翠园》方向驶去,她人没离开多久,稍快些就能追上。

    为初没发现身后有辆面包车不远不近地跟着,直到经过一段没有监控的道路,那辆车突然踩紧油门,车身贴过她的发出极其刺耳的声音,两辆车之间迸出火花,她旁边就是花圃,被硬生生逼停。

    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为初一转头瞧见面包车上下来三个壮汉,神情不善。

    心里意识到不妙,慌忙锁上四边车门,外面的人不一句话就开始粗鲁拉开驾驶座的门,但没有成功。

    孔林的车已经在后面两百米左右,前面发生的事距离太远尚未看得真牵

    车内的为初看着这些突然出现的人,显然目的不纯,急忙从包里掏出手机,下意识要打给孔林,可指头按下去的那瞬间,又忽地犹豫了一下。

    若是他来了,也会有危险。

    变化的念头只在一瞬间,她正欲改拨打报警电话,外面的人已经从车里拖出棒球棒,挥手击在驾驶座的玻璃上。

    砰一声,玻璃横飞,声音在夜里惊兀不已,她脸色瞬白失声尖叫,下意识护住脑袋,玻璃碎块从她的手臂上到处散落,所幸冬穿着外套,没有山。

    百米开外的孔林越来越近,透过挡风玻璃看清不远处的画面,认出为初的车,脸色一变,急踩油门。

    壮汉已经把手伸进车门里将门打开,强硬地把她拖出来。

    “放手,你们是谁,救命”她剧烈挣扎,两个男人一左一右钳住她,见她呼救便用手死死按住她的嘴。

    “唔~救命”近11点,这条路已经没有多少人,来往车辆少,她在第一车道,面包车比她的车高,第二第三车道那些经过的车辆视线受阻,根本看不到这边的情形。

    孔林神情剧变,眼看那些人要把她抓走,猛按喇叭以示警告,一伙人朝这边看来一眼,不仅没有收敛,反而抓紧速度将她拉上车,驱车逃离现场。

    为初的报警电话尚未来得及拨出人已被带上车,她攥紧手里的电话,那些人没有发现,她便趁着挣扎间偷偷把手机夹在后腰处,外套垂落下来顺势挡住。

    “再乱动老子毙了你”

    没敢再挣扎,怕惹怒了这些人,对方连口罩都不戴,是根本不怕她发现,还是没打算让她活着?

    孔林的车在后面紧追不舍,她就在他眼前被掳走,他周身发寒,腾出一只手打开手机她的定位,位置跟着那辆车移动,立马拨通江sir的号码。

    “为初被掳走了,掳走她的是3个男人,驾驶一辆长安牌灰色面包车,车牌号粤BJE087,我现在跟着那辆车往辅城街方向走,为初的手机上有我安装的共享定位,我把定位发给你”

    那头的江sir一接到电话便是这么大的信息量,来不及一点点消化,立马起身朝警察厅内的同事喊“有警情”然后便往大门口奔去,众人不发一语哗啦啦起身跟上。

    面包车行驶很快,经过一个红绿灯后变了车道,等孔林追上去时信号灯一变,他油门一踩意欲闯过红灯,哪料险些与对面起步而来的车子撞上,两辆车保险杠仅相差十几公分,双方都被逼停。

    差点遭了无妄之灾的司机探出个脑袋来气急败坏地吼“你那边红灯,看不见啊”

    “哔哔哔”这么一会间,后面已堵了三五辆车在鸣笛。

    孔林看着面包车即将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心头一团火在烧灼着他,起步后退转方向,飞也似地追上去。

    ……………..

    那些人将为初谜晕,醒来已是将近一个时之后的事。

    她眼前是一处幽闭的仓库,墙上数不清的窗口灌进来阴凉的风,不见月光,荒废的室内是一片潮湿的寒凉。

    后知后觉地动了动,发现自己被牢牢绑在一张椅子上,不安从脚心直钻上来,看了看左右,关闭的门从外面被打开,有人走了进来。

    那人朝她迈步而来,她直直盯着对方,脑海里并没有关于这张脸的记忆。

    对方在她跟前站定,眉目锐利,面容冷漠“警察的后代,意志力是比常人要好些”

    前两个字钻入她的耳,叫她熟悉的那种恐慌从内心肆无忌惮地漫上来,可她强自镇定着。

    “抓我来有什么目的”

    “通常来,不是应该问一下我是什么人吗”

    “问你,你会吗”

    对方面容冷峭,却像是赞赏一般点点头。“我的人这些年也找了你们不久,是因为有警察的基因,嗅觉也厉害些?有点眉目就被你们跑了。”

    她盯着他,心里大概已经有了一个轮廓。

    “咱们也不要玩猜来猜去的游戏,我知道你的身份,问你什么答什么便是,扯其他我可没什么耐心”

    “你父亲是葬在烈士陵园吗”

    这一句话,印证了她的猜想。

    她们躲躲藏藏,一个地方换了又换,最终还是走到这一步,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们还没机会对母亲下手。

    “是”她知道,能把她抓来,对方铁定查清了她的身份,再扯什么谎只怕会惹怒对方。

    “诚实,我挺满意”可出来的话凉薄得很“你父亲追封烈士,踩的可是我哥的尸骨,这件事你知道吗”

    她看着他,并未话,殷商也未恼,继续问“易安墓碑是哪一座”

    身上竖起防备的刺,为初凝眉问“你想做什么”

    “你怕我去炸了你父亲的墓?对你父亲还真是孝顺”

    脑海里闪过昨日遇见六叔的场景与他的对话,她忽然反应过来,六叔所要转移的东西难道就在父亲的墓位下?

    仓库外忽然传来打斗声,不多会儿阿雍进来,报告“她的人跟上来了?”

    闻言,为初神情微变。

    “她的人?”殷商眉头微微一拧。

    “是,我们几次不能得手都是因为他一直跟着,这一次又追了上来”

    殷商利眸扫了阿雍一眼,后者垂下眉眼“对不起,是我们又疏忽了”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