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收放自如
作者: 岐峰更新时间:2020-02-14 17:39:29章节字数:3305
    “咕咚!”

    拓跋和朔撞柱自尽,身躯软塌塌的跌倒在地,随即,血液汇成溪流,向远处流淌而去。

    再之后。

    姬昊选择沉默,周遭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压抑。

    空仍旧晴朗,只是和煦的微风当中,已经满是血腥味道。

    矗立许久,姬昊浅浅一笑,却无人能够看懂这个笑容当中的含义。

    多年戎马,他的心早已经坚如磐石。

    今日的一场纷争,于他而言,称得上是不痛不痒。

    风声过耳。

    那些隐藏在姬昊心中的真实情感,重新被压了回去,他只须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这便够了。

    至于其他人,何须解释。

    即便自己被称为人屠,那又何如?

    许久,姬昊转过身去,将目光悬在了那些跟随孔嗣广一同前来的武盟众人身上,身后长空,一轮红日高悬,为他的肩头披上灿灿金光。

    武盟众人纷纷退步,被这种未曾见过的气势压得不敢抬头。

    触目惊心。

    毛孔悚然。

    他们连自己都不清楚,这个青年是什么时候给自己留下了这种印象。

    是胡彬断去一臂的时候?

    是孔嗣广头颅爆裂的时候?

    是燕京赫赫有名的朔王一脉,举族嫡亲同时殒命的时候?

    还是,这青年,本就是这么一个光芒万丈的存在?

    没人得清楚。

    “当啷!”

    半晌后,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武盟族众扔下手里的长剑,仓促跪倒:“先生!我今日前来!完全是受到了孔嗣广的胁迫!无心与平西王府结仇!更不敢与您为敌!请您高抬贵手!饶了我一条狗命吧!”

    “大人饶命!”

    “……”

    一时间,反应过来的其他人,也都快速扔掉兵器,仿佛晚上一秒,就会如同胡彬失去手臂一般悲惨。

    姬昊目光掠过众人,只轻轻的问了一生:“你们武媚人,见过真正的战场吗?”

    寥寥数语,让武盟众人头皮发麻,无人敢去回应。

    姬昊转过身去,不再理会众人。

    “感谢先生不杀之恩!”

    一位武盟族众看见姬昊不再理会自己这群人,心中猛地轻松起来,快步向断墙方向跑去。

    “呼啦啦!”

    其余人见状,紧随其后。

    “噗嗤!”

    “噗嗤!”

    “……!”

    一时间,院墙外杀声四起,哀嚎不断,转瞬之后,又恢复了平静。

    除了风中血味更浓。

    “在我麾下,从没有俘虏一,因为我见过太多背信弃义的敌人,转身之后,便会冲杀我更多大好儿郎!”

    姬昊对着院墙方位轻声呢喃一句,转回身来。

    短短一瞬,如沐春风,似乎院子里面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一般。

    滔杀伐之气,居然能转瞬消散。

    收放自如。

    “平西王,可有大碍?”

    姬昊微微一笑,迈步向樊勋彰走去,作势搀扶。

    “下官不敢!”

    樊勋彰满面惶恐,当即挣扎着起身,无比谦卑的跪在姬昊身前,面色肃穆,心悦诚服:“西境主帅樊勋彰!叩见九州阁少座千岁!战神大人!”

    如果今日之前,樊勋彰因为姬昊救过樊精忠一命,而对他有些许青睐的话,那么到了此刻,心中已经满是敬畏和惶恐!

    樊勋彰与拓跋和朔等人不同,他是真正的军中出身,所以姬昊的身份,更令他心中震诧。

    全域统帅,华夏战神!

    这个男人,是每一个军人心中的信仰。

    也是每一个将领抵御外辱的底气所在。

    樊勋彰本以为,本届九州阁统领,也会像其他几位那样,大隐于世,不会为人所知。

    没想到,就这么活生生的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而且,还是自己的故交。

    在他的印象中,能够统领全域的人,该是那种老谋深算的老头子才对,没想到,居然会年轻到这般地步。

    虽然今日从头至尾,姬昊的手下,没有一人出现过。

    但樊勋彰却绝对没有怀疑他的身份。

    毕竟身份可以伪装,但是这份气势,如能够能装的出来?

    难怪,当初樊勋彰调查姬昊的身份,居然会一无所获。

    难怪,他诛杀拓跋允潇,朔王一脉,连个屁都不敢放。

    以他的身份,放眼下,谁敢公然挑衅?

    这可是至尊所在。

    “樊帅客气了!”

    姬昊终是伸出双臂,将樊勋彰扶了起来,虽然只接触了短短一瞬,但已经有大股内力涌入樊勋彰的经络,让他如获新生一般。

    “你们两个!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过来参见少座大人!”

    樊勋彰被姬昊扶起,心头巨震,面色惊愕。

    能够被全域统帅搀扶起身,这是何等的荣耀!

    “樊猛!”

    “樊傲!”

    “参见少座大人!”

    樊家兄弟纷纷翻身,向姬昊参拜行礼。

    “罢了,我今日至此,并无公务,无非是以友人之身,参加樊老爷子的寿宴,何必弄得如此拘谨。”

    姬昊笑容温和,丝毫看不见良久之前,还如同修罗一般的模样。

    “下官惶恐!怎么敢与大人您妄称友人!”

    樊勋彰再度躬身:“请少座恕我愚钝,上次见面,竟然没看出来您身份显贵,多有冒犯!还请您宽恕!我樊家何德何能,居然能让您出手救治我父亲!简直是大的恩泽!”

    “樊帅哪里话。”

    姬昊微微摆手:“我与令千金樊珂乃是友人,出手救人,也无非举手之劳。”

    “不!此番大恩,我樊家无以为报!从今往后!愿以少座马首是瞻!”

    樊勋彰语罢,再度单膝触地,宣誓效忠。

    今日朔亲王横尸平西王府,武盟群龙无首,再加上楚王族那场刻意针对樊家的酒宴,已经让樊勋彰看清了这燕京之险。

    尤其是拓跋和朔居然敢带惹门,企图用强硬手段将樊家铲除,更是令人惊心动魄,如果不攀附一个真正的大人物,樊勋彰真的不知道,自己此番回京,还有没有机会,能够再度回到西境。

    “樊帅,我已经过了,我今日来,是以私人身份。”

    姬昊站在樊勋彰身前,眉宇间,闪过了一抹不悦:“莫非,你没听懂?”

    “是!全依少座做主!”

    樊勋彰听出姬昊语气中暗含的拒绝,心头一震,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何被拒绝,但仍旧迅速起身,不敢多言。

    姬昊目光环视,将樊家父子笼罩其中:“你们记住,今日,我只是我,没有任何身份。”

    “你们两个都记住少座的话!从今往后,不许跟任何人提起少……不!提起姬公子的身份,若有违者!家法伺候!!”

    樊勋彰看向两个儿子,一声呼喝。

    短短片刻,院子四周的高台便被拆去,六杆旗杆随即撤下,除了樊家的三道断壁,就连空气中的血腥味都消失无踪。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