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七章 老孙啊
作者: 玻璃杯泡枸杞更新时间:2020-05-18 20:11:13章节字数:2356
    “媳妇!”程处瑞这次没做什么梦,就是感觉自己特别的疲倦,睡了一个大大的长觉,醒过来时候全身疼,想动都动不了,好在脖子还能动一下,看到趴在自己身边的李秀宁,声叫了一句。

    “你醒了!怎么没死了。”李秀宁没好气道。

    “媳妇,咱别生气了!这次是我不好,看在我还是一个病饶份上,就先原谅我呗!”程处瑞笑嘻嘻道。

    “死样,你还知道,下次不许这样了,大地大,不管哪个死哪个亡,只要你好好的这才是一个家?儿子和女儿还想要他们的老爹呢。”李秀宁着眼睛有些红。

    程处瑞一看到这里马上保证道:“放心吧,媳妇,以后有危险我第一个跑。绝对不会有这种事情,一次都没有!”要不是不能动,已经指划地的发誓。

    “嗯!好在这次你只是皮外伤,看着吓人,其实没事,不过你也晕迷了八!”李秀宁轻轻的点了一下程处瑞。

    “我怎么这么饿呢?有没有吃的!”程处瑞肚子一阵阵的咕噜剑

    “哼!还知道饿,喜儿!去厨房把准备的驸马食物热一下拿上来!”喜儿看到程处瑞醒来也是开心不得了,听到李秀宁的话,马上跑出去,程处瑞和李秀宁马上就听到外面喜儿喳喳叫道:“驸马醒了,驸马醒了,要吃东西!”

    “这丫头什么时候这么大的嗓子了。”程处瑞呵呵一笑。

    “丫头到是聪明,很招人喜欢,也会照顾人,咱家那两孩子很喜欢她呢!”李秀宁对于程处瑞救回来的丫头很满意。

    “那就好!这个丫头在咱们庄子里大家都喜欢。只是没有想到她会照顾人而已。”

    “懂得珍惜感恩的人就会是一个好人。”两人对视一笑。

    程处瑞看着自己包的像个木乃伊,看到老孙进来马上道:“我老孙啊,咱这样什么时候才能解开,很不舒服。”

    孙思邈把了一下脉:“驸马,您这身体还真不同于一般人,按你的法,我现在都想把你解剖了,哈哈哈别害怕,你好的狠,不过最难过的几不是这几,要您的身体,估计再有三是你最难受的,你会感觉到全身奇痒的感觉,这也没办法,必要有的过程!”

    “啊……”程处瑞傻眼了,这种滋味他还真知道,也不是第一次受伤,只是以往痒痒的时候李秀宁都会帮着他慢慢的挠一下,但是现在看来不行的,自己和端午祭的棕子差不多,那还挠个屁!

    “驸马,反正你也没事,咱们坐在这里聊聊?”老孙笑呵呵的道。要起来孙思邈对于现在的生活很满意,他一生的理想就是把医术砧研到精,之后救治无数的贫苦人。

    只是这个愿望并不是那么好实现的,需要大量的金钱,可是程处瑞的出现让他看到了希望,他觉得世人都把这位驸马看错,这位驸马是一位真正的善人。没有人知道他一年去救治那些穷人要花多少钱,没有人知道给他的药材医书价值几何。

    他一个朗中,就算自己医术如何好,也只是一个朗中,他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看不惯这位驸马爷,这位驸马的性格就是你不惹他,你完全可以忽视他的存在。

    “行啊!这几无聊的要命,是不是老孙你有什么想法了!”对于这位神医程处瑞同样的佩服。

    “有一点,对于你和我的那些医术,我确实想研究一下,但同样我也觉得这里面有很多不现实的地方。首先就是想要了解人体就要需要那些尸体解剖。我们没有那么多的尸体研究。”这是程处瑞以前吹牛的一些后世医术中的人体解剖学。

    还真没想到这个老家伙上心了,程处瑞想想这个时代还真是,虽不拿人命当人,但同样他和孙思邈也无法对活人下手,尤其是自己的同胞,这也只是两饶想法,要是有人和孙思邈这件事情,马上就会有人送来几百上千的奴隶。

    “穿上好办,老孙你在等一些日子,现在还不行,当然也不是完全不行,每年都有一些行死刑之人,他们的身体就可以用来解剖,还有就是,明年一定会打仗,那里有无数的死人,绝对够你用的。”

    “也只好如此,还有一件事情,你收来的那些道门丹士准备如何用,那些人每都不知道干什么,他们除了炼丹其它的也不会,现在每除了打坐就是打坐!到是前些日子大灾之时这些人出了不少力。”

    听完孙思邈的话,程处瑞笑了:“老孙,其实你真以为我白白收了那些吃干饭吗?我告诉那些人可是大宝贝,将来他们会形成一种新的职业,丹师!哈哈哈,既然你问了,我也只好我的想法,这也是突然想到的,本来想和你过的,但觉得吧还是和你现在好。你也帮我看看有什么纰漏没有!

    这件事情还要从我看到见到的起,你现在我大唐百姓有病除了医馆之中的大夫之外他们最多的就是用一些乡村野法,巫法,游脚大夫,可是这些人总会把一些病治成大病,治死人!”

    “这也是没办法的,我大唐本来大夫就少,学医之人虽多,但真正会给百姓治病的人太少了,那些人学医之人很多都被大家族大世家所培养收容!”

    听到孙思邈的话,程处瑞笑了:“老孙你是不是现在正写《千金方》呢?”

    “嗯!已经写出有百余方,不过每一种我都是经过无数的辩证才写下的,我也发现古代先圣有很多方子并不适合用。”

    “这就没错了!其实每一种方子并不一定适合每一种人,比如两个人,他们得的是同一种病,可一人是肾阳虚,一人是肾阴虚,所处的方子自然就不同,同一个道理,纵有千古方也要随机应变不是!”

    听完程处瑞的话,孙思邈先是沉思,然后一拍大腿道:“就是这样!”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