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真假不知的消息
作者: 奶瓶战斗机更新时间:2020-02-23 20:07:48章节字数:3545
    军工复合体有自己的一套独特的密码系统,可以借助国家的经济信号体系迅速的将信息传递出去。这,正在河边带着几个军官一起钓鱼野餐的拿破仑便接到了用军工复合体的密码给他发来的消息。

    拿破仑一边笑着接过情报,一边还对正在一边往面包上抹黄油的贝尔蒂埃:“我敢打赌,这一定又是约瑟夫那个胆鬼在催着我们去给他救命呢……”

    这样着,拿破仑便接过了情报,不过看了两眼,他便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该死的约瑟夫!都别玩了,都起来,我们要准备急行军了!”

    “怎么了?前线出事了?”贝尔蒂埃被拿破仑的样子吓了一跳,手一抖,刚抹好了黄油的面包就从手上滑落了下去,掉在裤子上,弄得他满裤子的黄油。

    “是的,出事了,出大事!约瑟夫这个笨蛋,蠢货!”拿破仑脸色铁青,恶狠狠地骂道,“他的脑子呢?都让狗啃了吗!”

    看着拿破仑狰狞的脸色,贝尔蒂埃迟疑的问道:“将军……难道……难道凡尔登失守了?”

    “如果是这样,倒也好了!”拿破仑恨恨地道,“但那是不可能的,我和你过,约瑟夫那个笨蛋可以守着凡尔登直到他老死……是这家伙手太黑了,仅仅三时间,三时间呀!这个笨蛋就弄死弄残了好几万英国人和普鲁士人。如今他,英国人和普鲁士人都整整一没出来进攻了!他们这是要跑路了呀!该死的,我放弃了在意大利全歼苏沃洛夫的荣誉,翻越了险峻的高山,千里迢迢的到巴黎来,难道是为了……为了来郊游的吗?这个蠢货,他就不能下手轻一点,让人家也有个想头吗?他……”

    拿破仑一边往回走,一边使劲地回忆以前约瑟夫曾经在他身上用过的那些词汇,然后将这些词一股脑的都用到了约瑟夫的身上。等他上了马,稍微平静了一点,贝尔蒂埃赶紧:“那要不让约瑟夫·波拿巴将军主动出击,拖住他们?”

    “做梦!想都不用想,这家伙绝不会主动出击的!”拿破仑几乎想都不想就回答道。

    “缪拉不是在那里吗?”贝尔蒂埃,“要不让他带兵反击呀。”

    “那我们就真的可以直接掉头回意大利了。”拿破仑,“如果是达武或者……唉,路易,我真傻,真的!我当时就想着约瑟夫要守住凡尔登,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技术指导,根本就没想到约瑟夫会弄得这样过分,于是就把缪拉给派去了。当时我要是听了你的,把达武派过去,现在肯定会好很多……唉……”

    这样叹了一会儿气,拿破仑便又道:“立刻给那个笨蛋发消息,我不管他用什么办法,但无论如何,他要拖住英国人和普鲁士人,要再拖住他们至少一个星期!”

    其实当英国人和普鲁士人有整整一都没有再发起进攻的时候,约瑟夫也知道,事情好像大条了。万一,万一英国人和普鲁士人不打了,转回去玩防御,那后面似乎就不太好玩了。于是约瑟夫一面狠狠地诅咒拿破仑这个混蛋,为什么还不快来,一面就绞尽脑汁的想如何才能把那些英国人和普鲁士人留下来。

    “如果我们主动出击,送一把人头,让他们觉得我们受损严重,又有了希望行不行呢?”约瑟夫想,“不行,这样做,以后有损我的声誉;而且,万一玩出问题来了,那可怎么办?”

    所以这个想法立刻就被约瑟夫自己否决了。

    那么主动出击,粘住对手,让他们没法立刻撤退呢?

    这可是个高技术的活,需要非常好的控制住接触的时间、方式、力度。要做到这样,需要至少八级以上的微操。约瑟夫花了整整五千亿皮秒的时间,对自己的微操水平进行了一个初步的测评,然后就毫不犹豫的否决了这个计划。

    那么要怎么样才能让那些约翰和弗里茨留下来呢?那当然是要想办法让他们产生错觉,让他们觉得再努力一下,就能获得成功。但是怎样引导他们才能让他们产生这样的错觉呢?

    这样一想,约瑟夫又想到,如果自己是约翰或者弗里茨那边的将军,自己会怎么想。

    “俄国已经背盟了,战争如果长期化,无论是对英国,还是对普鲁士都并不太乐观了。嗯,这时候巴黎已经近在咫尺了,而且他们已经付出了这么多的成本,如果放弃进攻,那就是承认失败,那他们其实也是很难交代的。所以,只要还有能继续支持他们进攻的理由,哪怕是一个并不是特别有服力的理由,那他们就肯定会继续进攻的。问题就是怎样给他们这个理由了,嗯,富歇那边好像是有一些双面间谍的……”

    于是约瑟夫就把手下的军官们集中起来,开了个会,接着……

    在德意志银行家巴蒂安家的客厅里,几个人正聚在一起商议事情。

    “菲利普,你觉得这个消息可靠吗?”一个瘦高瘦高的中年人问道。

    “伯爵阁下,我不敢肯定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这个消息是蒂埃里子爵在巴黎得到的,蒂埃里子爵这些年在巴黎的工作总的来,还是卓有成效的。”那个名叫菲利普的年轻人回答道,他的双手放在桌子上,如果你细致一点,就会注意到他的手上的皮肤带着一种奇特的蜡黄色,就像是被硝制过的皮革一样。

    “卓有成效?”那个瘦高瘦高的中年人冷笑了起来,“所谓的卓有成效,就是让几万人被几百人追着砍吗?”

    “伯爵阁下,我觉得您对蒂埃里子爵的要求有点苛刻了。因为无论是那几百人,还是那几万人,本质上都是我们的敌人。所以无论是谁砍了谁,我觉得,这都是蒂埃里子爵的成功。我们是不能依靠革命或者暴动来拿回巴黎的,毕竟,我们不可能接受一个议会决定一切的王国。”那个叫菲利普的人回答道。

    菲利普的回答并不算特别客气,但是他坚定的政治态度和对敌我的判断却非常的合乎这位伯爵的心意,所以他并不生气,还很赞同的点零头道:“菲利普,你得对,我对蒂埃里子爵的要求可能的确是太苛刻了。如果他的这个消息是真的,那我们回到巴黎的那一,大概也真的不远了……”

    这个男人,就是流亡国外的阿图瓦伯爵,被砍掉了脑袋的国王路易十六,以及如今自封的法国国王路易十澳弟弟。在原本的历史上,在波旁王朝复辟之后,他也当过一段时间的国王,被称作“查理十世”。在所有的保王党中,他也是最为保守,最为顽固的一个。

    “伯爵阁下,在这个时候,我觉得无论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我们都应该把它当成是真的。”菲利普又道。

    “特雷维尔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阿瓦图伯爵身边的一个人问道。与此同时,阿瓦图伯爵也将疑惑的目光转向了他。

    “先生们,之前我们刚刚得到了英普联军在凡尔登受挫的消息。”菲利普·德·特雷维尔一边一边环视了一下众人,众人也都点零头。

    “而我们在英国军队和普鲁士军队中的朋友也告诉我们,英国人和普鲁士人都有暂时退兵的想法。这个消息的可靠性,是毋庸置疑的,这也是诸位先生都知道的。”菲利普·德·特雷维尔继续道,“他们暂时退却了,会有什么后果呢?诸位先生想过吗?”

    大家都不做声。

    “很快,拿破仑·波拿巴将军的大军就能抵达巴黎。如果在这支军队没有抵达的时候,英国人和普鲁士人都拿不下凡尔登,那么一旦这支军队到达,他们就更没有拿下凡尔登,攻占巴黎的可能了。诸位先生,接着会发生什么呢?”

    大家还是都不做声。

    “会有一场决战,这场决战最好的结果是双方都失去继续进攻的能力。于是大家一起和谈,叛匪们卖掉爱尔兰人和波兰人,英国人普鲁士人出卖我们,从而达成‘和平’;或者是拿破仑·波拿巴将军获得又一次辉煌的胜利……诸位先生,这样的结果,对我们来有多大区别?这不都是我们的大失败吗?”

    到这里,菲利普·德·特雷维尔停了一下,好让大家细细地理解一下,然后才继续道:“所以,对我们来,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推动联军对凡尔登的进攻,只有拿下了凡尔登,打下了巴黎,我们才能得到胜利,其他的任何结局,对我们来,都是难以下咽的苦酒,不是吗?

    所以这个消息,无论是真是假,都是可以推动英国人和普鲁士人继续进攻的好消息。如果它是真的,我们就会成为最大的胜利者,即使它是假的,是陷阱,付出代价的也不是我们,甚至也不是我们最可靠的盟友。所以,诸位先生,我不明白,我们又不是英国人或者普鲁士人,我们为什么要为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而迟疑犹豫呢?”

    “拍拍拍……”阿瓦图伯爵带头鼓起掌来。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