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苟活于世
作者: 一妙心更新时间:2019-12-01 19:22:05章节字数:5687
    107

    三十一号。

    月末的审判,来临。

    阴云之下,巨石之上坐着饥肠辘辘的申小剜,在等最后最关键的那一刻。只要院长没有到来,就不能休息。

    为了这一刻已经等了太久,久到送行两人因为莫名原因匆匆赶回去。

    总之,一切的一切故事还在继续。心跳时而快,时而慢。仿佛这是决定生灭的重要关头。

    {我已经没有理由回去找一个已经逝去的人,希望院长能够准时到来。}

    好饿。

    一道亮光,刺目。

    光线来去迅速,陈院长在小剜身旁浮现,亦如脚下巨石般屹立。不是什么特别的登场方式,一道光芒,寻常中显不常。

    “呼~”

    {院长来了,一切好说。}

    也是,人家说过在月末来接应,这种大能者,岂会爽约?

    小剜一时间哑口无言,站起来,因为久坐而眼花,脑袋似乎在不断溃烂。

    晕厥感转瞬不再有。

    情绪酝酿,莫名恨意恨自己。

    有些话在心里藏着说不出,捂着带点感染的手伤,哽咽:“我……好像,做错了。”

    院长跟一个月前没多大变化,只是衣服加厚不少。看来穿越旅行过程中,时间依旧会飞速疾驰。

    时间不重要,人命关天。

    小剜得求求院长做些什么。

    “院长求你……能不能帮忙把她救好?”含泪诉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救谁?”

    院长冰凉语调,右手好像提着一个电饭锅。

    嗯!

    那就是电饭锅!

    蹲下,把电饭锅放好,取出一双竹筷给小剜。

    “边吃,边汇报任务。特意给你准备,尝尝看合不合口味?”

    打开电饭锅,是银杏果炖的猪肉汤。穿越之前那段日子,听病友说猪肉价格开始飞涨,院长良苦用心呐。

    不过,任务还需汇报?

    原来院长并没有料事如神的本领,那岂不是无法复活已逝之人?想到此处,小剜热泪滴下,一颗更比一颗大。

    揩鼻涕抹泪,“好味道。”

    然后呢?

    汇报那么长的一个“任务线索”?一时之间有些难办,不知道从何说起。

    小剜:“长话短说,您不一定听得懂。要不我们先回去,然后我再写一篇报告?”

    就跟以前编故事交稿子,同一个方式。毕竟观后感不是说的,写出来更有意义。

    院长不乐意,“你为何哭泣,说出来,我看有没有能帮到忙的地方。”

    帮忙!

    原来汇报任务是为了帮忙。

    {太好了,瑾饴岂不是有救了?}

    小剜喜出望外,虽然他不知道心中期盼的那人根本活得好好的,没准现在又在哪儿折腾下一个计划。

    好吧,先简单的汇报任务,也就是故事梗概。

    一顿饭的时间,十分钟后——

    院长已经有个初步了解,问:

    “白瑾饴和白虚,谁离世了?”

    为什么问这个?

    小剜连忙道:“是白瑾饴!院长可以救活她吗?那个……她是病逝的,应该还能治吧?”

    蒙在鼓里的可怜人,心中装着一个还未逝透的恶毒小人。

    院长表示,大致意思已经知晓。朝所说的方向一个回头,看一眼,神情严肃。

    下一秒,小剜面前一道白光。

    院长再次消失不见,只有电饭锅还留在这儿,说明刚才不是饿晕后出现的幻觉。幻象啥的,哪有那么容易就出现,相信科学与自强的灵魂。

    小剜:

    “这是去帮忙救人了?不过银杏果有点苦啊。”

    心情不是一般的好,可能世界观有点小崩塌,但一想到瑾饴还有活下去的机会,不管怎样都是开心且期待的。

    银杏果,苦点也好。猪肉价格飞涨,能吃就是福。

    闭上眼坐着静等好消息。

    殊不知,今后将会有一场波谲云诡的灾祸在等着他。

    ——

    另一边,白瑾饴在自己家里闲着无聊,关好房门偷偷玩着白玉尾巴。偶尔嗑一嗑南瓜子,再看看诡祭送的字典,学习简体字,生活乐无边,逍遥过神仙。

    嘭嗙!

    谁在敲门?

    瑾饴随心道一声:“这里没人,不需要添瓜子,谢谢。”

    玩笑话说给外人听。

    不对!这个时候,谁会出现在自家门外?乡巴佬每次回来都会有固定声响,家里又没有别人。难道进贼了?

    捂嘴,小心挪过去。

    藏好随身携带的小短刃,准备好。三二一,开门。

    二话不说,往来者的弱点处划去。也趁此刻,看清对方的脸。

    第一招,本就没有攻击的打算,算是防守的招数。

    “你谁?盗贼?”

    来者的穿着很奇怪,而且有股十分危险、熟悉的气息,令瑾饴不自觉后退一步。直觉告诉她,眼前女子,自己可不是对手,会被真真正正打逝的。

    算算日期,难道说,她就是小剜所说的院长?恐怖的实力差。内敛的力量,根本不会被人所占有。

    一瞬间的压力使畏惧心起。

    “雾霾城第一精神病院院长?”

    瑾饴当即询问,也悄悄把手里短刃给隐藏抹进衣袖里。示弱给眼前女子看,两者如果真打起来,咱这边会输得尾巴都不剩。

    放任对方走进来。

    而神秘女子进来第一件事就是提问:“认识申小剜吗?”

    瑾饴挠头装傻:“小剜姓申吗?哈,不知道,啊,认识。”

    人畜无害的模样。

    放过这么可爱憨厚的小妹,行不行?

    “跟我走一趟。”

    神秘女子废话不多,态度强硬。太直接了点,整得人不知道如何面对。像是在跟冰块打交道,那更像是——

    石头心肠。

    说罢,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现过来拽着瑾饴便是扛起,脚尖擦了擦地,准备跑路。而她俩身边多出一些白花花光芒,比绝对的黑暗更令人恐惧,必定暗藏危机。

    两人实力根本不在同一水平线上。

    瑾饴知道了,这家伙就是陈院长,开始挣扎折腾,道:“不行!我不能去见小剜,他那胆小的性格必须得到改正。”

    这话一出。

    很有道理。

    院长放她下来,沉思默想。脸色冷酷,越看倒是越呆萌。不,那双眼里没有一点点人该有的心qing sè调,不空洞却也凸显不出半点情绪。

    诡异的家伙。

    瑾饴越来越害怕,心惊胆战。如果这个时候逃跑,还来得及吗?难道说,她要带着自己……

    不然来这儿干什么?

    问:“院长您,是要带我去未来?可我不能暴露在小剜眼里,他已经认为我不在人世了。”

    也不知道这样子说话,会不会得到宽恕。

    院长:“你知道他这几天怎么过来的吗?你的事我已经清楚一半。现在抛出一个选择……”

    “什么选择?”

    “逝去,还是苟活?”

    …………

    ……17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