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节:慈父与皇帝
作者: 夏川更新时间:2019-11-19 16:54:56章节字数:5579
    这件事对龙馨瑶来说,她觉得这是她从小到大,所受过的最大的委屈,所以话没说出口,就已经是泪眼婆娑,哽咽难忍了。

    可惜现在太后和皇后都不在身边,没有人为她说一句话。

    可是反过来一想,事关朝中大事。与圈腾国联姻已经不是嫁个女儿那么简单的事了。别说是皇后不能干预朝政,就算是太后,恐怕也无法插言。

    难道自己真的要嫁去图腾国?别说是真嫁,就是想一想,龙馨瑶已经觉得天要塌下来的感觉。再看看身边这位身姿挺拔,气宇轩昂的男子。不辞辛劳地陪她整整在外面转了七个月,衣食住行,无不无微不至。他已经是她生命中的一部分,让她怎么割舍?

    越想越难过,泪水越发控制不住。

    那种“吧嗒吧嗒”的落泪声,听着让人心碎。

    “禀皇上,臣斗胆,请皇上为臣赐婚。”裴子墨决定豁出去了,就算掉了脑袋,也要说,也要去争取。

    “噢?是吗?是哪家的姑娘这么有福气,居然让裴卿动了思慕之心?如果门当户对的话,朕倒是有这个成人之美的心思。”皇上将”门当户对“几个字咬得生硬又响亮,让人听着只觉得硌得慌。

    裴子墨心头一抽,虽然觉得艰难,但还是咬牙一字一顿地说道:“臣请皇上赐婚馨瑶公主。”

    御书房内突然变得极为安静,四周气氛紧绷。就连龙馨瑶细微的抽泣声也停止了。裴子墨注意到大玄帝的脸上一片冰冷严酷,就连先前被龙沧鸿控制,后又回到皇上身边侍候的李公公那倒茶的手也抖了抖。

    李公公都紧张了,说明这事很严重。

    可是他没觉得害怕,也不想退缩。

    “你说什么?”良久,皇上才冷酷地开口。

    “臣请皇上……”

    “父皇!”龙馨瑶扑通一声跪在裴子墨身旁,看见父皇冷酷的表情,她第一次感受到。眼前这个男人是天下之主,说一不二的天下之主,哪怕自己是他的女儿,但是在他的国家大事江山社稷面前。也那么微不足道。就像他对待儿子一样,虽然龙沧鸿是他的亲生儿子,虽然他没有杀了龙沧鸿,但是终生幽禁,也是等同于死一样。

    “瑶儿,你这是在做什么?”皇上的脸依旧冷漠。他淡淡道:“父皇还没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再过不久,你就要成为图腾国太子妃,未来,你就是图腾国的皇后了。我的馨瑶公主生来就是公主。嫁人,也要嫁这天下最好的男儿不是吗?”

    “请父皇(皇上)收回成命!”两人同时磕头。

    裴子墨脸上铁青,有一种杀人的冲动。而龙馨瑶再抬脸时,又是一层重新涌出来的泪水。

    皇上不说话,又是良久的沉默。

    连李公公在一旁都站不住了。他心疼地看了跪在地上的龙馨瑶一眼,上前道:“皇上,公主刚刚南方归来,旅途乏累,就别再让公主跪着了。”

    皇上斜他一眼没吭声,李公公立即低头退了下去,不再说话。

    又隔了一会儿。皇上抿了抿唇,语气不温不火,眼角却藏着冷峻:“怎么?瑶儿,难道你想坐实裴卿勾引公主、败坏皇室名声的罪名吗?”

    龙馨瑶一凛,不敢置信地望着自己的父皇。

    “皇上……”一边的李公公都快哭了。

    唯有裴子墨一动没动,但是那两手却紧紧地握成拳。手指节吱吱直响。

    “父皇!”龙馨瑶无助地叫了一声,这就是一直疼她宠她的父皇吗?他们真的是同一个人吗?她终于忍也忍不住地痛哭出声,一边哭一边道:“父皇以前总是对女儿说,对于其他人,您先是皇上。为了天下百姓您必须做一个好皇帝。可是在女儿面前,您永远只会是一个好父亲。现在我的好父亲在哪?”

    一句话,让大玄皇帝的脸上变了色,他猛地站起身,近乎于咆哮道:“我还不是一个好父亲吗?从小到大我把你放在手心里护着,现在我让你嫁给天下最尊贵的男人,未来你可就是图腾国的皇后,这还不好吗?”

    或许是皇上也知道自己有些强词夺理,所以说到后面,不乏有些心虚。

    “让我嫁给我想嫁的男人,那才是真的好!”龙馨瑶据理力争。

    又是好一阵的沉默。

    终于,大玄皇帝有些颓废地坐回龙椅之上,闷声道:“瑶儿,我想当好父亲,也想当好皇帝。我要怎么取舍。你一个人的事终归没有天下百姓的事重要。正是因为天下百姓的安定生活,我要做一个为百姓着想的好皇帝,才会牺牲自己的女儿。瑶儿呀,身为皇上,我也在好皇帝和好父亲面前举棋不定过啊!”

    他的意思是,他现在已经决定了吗?

    龙馨瑶的眼泪流得更凶猛了。

    皇上却不看痛哭不止的公主,而是将目光转向裴子墨。

    “裴卿,你要朕收回成命,要朕将瑶儿赐婚与你,你认为你的条件好过图腾国太子吗?你能给予瑶儿高于一国之后的尊荣吗?”

    裴子墨头磕在地上,皇上的一字一句,都直接切中他最软弱的一处,他的确出身平凡,无法给予瑶儿至高的尊荣,他的条件确实比不上图腾国太子,但是……

    “皇上,臣不止是一个书生,过去的那些年里,臣还读了好多兵法。”

    “是吗?那又如何?”皇上不以为意。

    裴子墨道:“皇上,图腾国与我朝情势向来紧张,两国交界处,时常受到图腾国的侵略骚扰,虽然我边关众将英勇善战,不曾让图腾国占了分毫便宜,但图腾国挥军的企图一直以来都不曾消减,如今图腾太子突然来朝进贡,央求联姻,甚至指明求娶馨瑶公主,微臣认为此举的意义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无非就是看上了馨瑶公主乃是皇上疼之宠之,护在心尖的人儿,有了馨瑶公主,等于有了一个最强大的人质,请皇上三思!”

    皇上挑眉,眼底快速地闪过一抹欣赏和欣慰,不过随即又隐匿下去。

    计划只完成一半,他可不能前功尽弃,于是他再沉声说:“裴卿以为,你所说的这些,朕会想不到吗?”

    “臣不敢,皇上圣明,一定比臣更明白。所以不管臣能不能娶馨瑶公主,但皇上一定不能让她嫁与图腾国。那样的话,不但毁了馨瑶公主的一辈子,更是陷我朝与水火之中。到那个时候,皇上的抉择将会更加艰难。”

    “没错,但是以目前的情势来看,又有什么办法可以彻底解决我朝与图腾国的边患呢?”皇上叹了一声,歪头道:“多少年的边患问题一直无法解决,朕无颜面对边关百姓,朕愧对于先帝的嘱咐啊!”

    “父皇,边防已经如此紧急了吗?”龙馨瑶从父皇的语气中听出了严重性,忧心地望着似乎是一瞬间就老了好几岁的父皇。

    如此体贴的一句话,更是让大玄帝黯然。他凝望着女儿道:“若不是如此紧急,我怎么会舍得我的馨瑶公主嫁去他国,承父女分离之苦。”

    “父皇……”龙馨瑶心软了。

    裴子墨蹙眉,思路快速地转动。无论如何,他也不能让龙馨瑶答应联姻之事。哪的是皇上用苦肉计这也不行。

    “启奏皇上,臣斗胆,请求与皇上单独一叙。”他说,不管如何,先把龙馨瑶支开,不给她心软的机会。

    龙馨瑶一怔,错愕地望向他。

    “子墨,你不要做傻事!”虽然不知道他的打算,可是光是他不愿意让她参与,就代表他决定的事,她可能不会赞同。

    “瑶儿,你先退下。”皇上却意外地答应了。

    “父皇……”龙馨瑶不想走。

    “瑶儿。”裴子墨伸手紧紧地握住她的手,“相信我。”

    龙馨瑶咬牙,沉痛地点头,接着起身退下。

    “好了,裴卿,你想和朕谈什么?”大玄帝看着眼前这名眼神清朗坚毅的年轻男子,心中暗忖:朕寄予厚望的栋梁,属意的驸马,你要给朕什么惊喜呢?

    “皇上给予臣需要的支持,一年,臣给皇上一个没有边患的安定关。” c≡miàoc≡bic≡阁c≡

    “你要什么条件?”皇上精神一振,忙问。

    “一年后,若臣实现了给皇上的诺言,请皇上赐婚馨瑶公主予臣。”明目张胆地和皇上谈条件,这对大玄皇帝来说,这一辈子也没遇到几个。不过他喜欢这样有胆识的年轻人。

    在他眼中,裴子墨没有武将的鲁莽,却有武将的胆识。没有文人的酸腐,却有文人的渊博。所以即便是他想拐着馨瑶公主,那皇上对他的欣赏也没有减少分毫。

    甚至他觉得馨瑶公主的驸马,除了裴子墨,还能是何人!

    但即便是如此,有些事情,皇上也觉得说清楚为好。

    他很注意问道:“一年后,瑶儿就十八了,裴卿难道不在乎吗?”意思是大龄公主,要婚配就更难了。

    “只要是馨瑶公主,臣就不在乎。”裴子墨坚定地表示。而且他不但是嘴上这么说,就是在心里也是这样认为的。或许以前他不敢肯定,但是两个人在外面的七个月之行,他一切都明白了。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