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暗杀进行时
作者: 姜大仙吃包子更新时间:2019-11-09 01:15:12章节字数:5513
    按照安妮提供的方向,文仲一路避过前来支援的几波白门教众,走了大约小半个时辰,这才看到就坐落在官道一边的一座由高大石墙围住的巨大建筑。

    门口正站着两个白袍男子,虽说看起来只是站着摸鱼,但不经意间散露的气息都证明这两人并非善类。

    再次确认两人的身份以后,文仲没有傻到用假传号令这种笨办法来忽悠这两人,而是选择更笨的办法——翻墙!

    这类巨石堆砌成的院墙好处非常明显,并不是可以用挖墙脚一类的手段可以摧毁的,但缺点也非常明显,那便是翻墙的时候,几乎不用太多辅助,这巨石上总有些地方是可以下脚的。

    灵巧的爬上了院墙,墙上仍有一条过道,走运的是此时并没有巡逻队经过此地,想必这里处于白门教的大后方,守卫多少也有了松懈。

    文仲走运的摸进了这巨大的建筑里,随即便找了个角落猫了起来。

    正如奥莉薇亚所说,这个地方就是一个露天大监狱,相比较于关押文仲等人那庞大的地下建筑,这地方只能用简陋来形容。

    除却外围堪称壮观巨石院墙以外,内里却简陋至极,可谓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一种典型。

    院墙内并没有修建什么庞大坚固的建筑,也没有外表平平无奇却内藏乾坤的地下黑牢,只是一个普通的土台子,上面整整齐齐的放着五十个大笼子,却并不是每个笼子中都有人,大约有三分之一的笼子已经空了。

    剩余三分之二的笼中都坐着一个人,每个人的右手也已经被剁手教,呃错了,白门教给剁了下来,垂头丧气了坐在笼子里。

    瞧这敞亮的办公地方,整洁的办公环境,以及透明的管理制度,文仲便知道,若是不在守卫身上下工夫,自己恐怕是没有机会将大月门这些倒霉孩子救出来了。

    至于为何要救这些倒霉孩子,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文仲花了小半个时辰开始在这露天监牢里上蹿下跳,愣是凭借敏锐的反应,躲过了重重守卫,将这些号称精英的白门弟子底细摸了个一清二楚。

    不知道该说是白门教人丁凋零好呢,还是自信过头好,这偌大的一个监牢,竟只有标配二十人守卫。除却门口两个站岗的,院墙上巡逻的也只有四人一组,共两组。剩余十人只在院内盯着那些阶下之囚。

    且不提这些守卫站位分散,即便是有个人忽然失踪要被发现恐怕也需要一段时间。唯一需要小心的便是在院墙上巡逻的两组人,这两组人才是文仲黑掉这个监牢的关键所在。

    心中有了简单的计划以后,文仲挽起袖子,准备一个字,就是干!然而又默默的将袖子放了下来,因为此时门口忽然传来声响,原来却是仆役们送饭食过来了。

    门口的守卫并没有移动,而是让仆役们将饭菜送进了监牢内。虽说被困在这里的三十几个倒霉孩子住房待遇不错,比黑牢那些好点是个单间,但是食物却是不敢恭维,一块黑乎乎的窝头以及一小碗米粥。

    一旁的守卫们却是大鱼大肉有酒有菜,难怪这么多人总是想要做反派,毕竟总是能大块吃肉大口喝酒。

    可惜文仲此时只有一个人,不然倒是可以打一打下药的主意,虽然也是用烂的梗,但毕竟最有效率不是?

    终于连院墙上巡逻守卫们也拿到食物坐下来,众人都没有发现,阴影之下正有一个猎手亮出了他的獠牙。

    巡逻四人组中一个看起来最小的一个青年抱着食盒坐在了院墙边上,看着远方的景色玩起了深沉。另外两人正坐在一起,不知道说些什么,时不时发出大笑。这三人都没有发现,还有一个人竟在拿过食盒以后,不知去了哪里。

    文仲轻轻将真领了盒饭的龙套君拖到墙边丢了下去,又悄悄摸向了那正在玩深沉的青年。正当其中谈笑两人组中一人说到口沫横飞,忘我的无法自拔的时候,忽然文仲已悄悄摸到院墙边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手牢牢抓住那青年的喉咙,让他发不出声来,硬是将他拉下了院墙,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下,这青年顿时脖子被自身的体重给拉断,乖乖领盒饭去了。

    这时候仍旧谈笑的两人,依然不知道死神的镰刀已经放在他们的脖子上了。

    文仲又爬上院墙,小心翼翼的摸到了那两人背后,待到两人发觉身边似乎少了什么的时候,已经太晚了,文仲暴起,双手稳稳的扼住两人的喉咙,又是两份盒饭送出。

    解决掉一组巡逻队以后,行事便更加方便,如法炮制暗杀掉了另一组巡逻队员以后,整个院墙便任由文仲行走。

    这时候,上来收拾食盒的仆役却发现了异状,食盒并没有吃完,人却都不见了,奇怪之下便下了院墙通知负责监视的十人组。

    不一小会,便有五人匆匆走上了院墙,四下寻找以后,终于发现了摔在巨石院墙下那装深沉的龙套。

    领头的守卫皱眉对着仆役说道:“快去总舵通知,有人入侵!”

    一旁另一个剑眉星目的守卫却制止道:“若是有人大举入侵,不可能行这种暗杀手段,来人只怕不多,若是轻易请求援手,只怕会被责罚。”

    那领头的守卫显然也是知道这其中的关系,犹豫了一下,又看了一眼被锁在木牢中那些毫无生气的人们,咬牙点了点头,“让门口的琼英、穷奇两兄弟小心一点,叫另外一队巡逻队以及剩下的人搜索监牢。”

    此时的他还不知道另外一队已经遭殃,正派出仆役去院墙另一头通知巡逻队。

    另一方面,留在地下看守的五人此时依旧不知道院墙上发生的事情,也不清楚已经有五分热乎乎的饭盒即将送到。

    不得不说,看守这份工作,大多数时间都是悠闲的,用过饭食之后,剩余的五人都有些犯困,但刚才仆役报来的消息,让众人强撑着警戒。

    一个守卫正打算运功修习内力来抵消睡意,似乎听到了什么东西在地上拖动的声音,疑惑的转过头,只见一条锁链横空飞来,牢牢的套住自己的脖子,还未来得及挣扎,便被拖了去,一声未发就结束了自己的戏份。

    随着第一个暗杀开始,剩余的四人甚至不知道死神已经来到身边,便被两条锁链一一拖到暗处结果了性命。

    处理掉五个龙套以后,此时整个监牢里只剩下门口的两人,以及院墙上去查看的守卫五人组,以及两个仆役,连十指之数都不够。

    趁着上面的人还未下来,文仲摸向了土台之上的囚笼群。

    随便找了一个笼子敲了敲,“喂,还醒着吗?”

    那笼中人耷拉着脸,披头散发看不清面容,只是微微抬起头,撇了一眼以后,有气无力的说道:“白门教的走狗,来多少次我大月门罗宁可是不会投降的,滚吧!”

    文仲愣了一下,这时候才想起自己身上也穿着白门教的白衣,一副教众的模样,他苦笑了一下,又敲了敲笼子说道:“你误会了,我也是被白门教抓来的,只不过逃了出来,见你们被困在这里,便过来打算放你们出来!”说着扬了扬手腕上暂时无法脱下的镣铐锁链。

    笼中那自称罗宁可这才抬起头来,但仍旧以一种不信任的眼神看着文仲。显然被长久关押以后,他已经无法信任任何人了。

    文仲耸了耸肩膀,“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是能告诉我你来这里多久了吗?”

    罗宁可犹豫了一下才说道:“记不清了,自从绿竹山庄(第三十三季18集)一役我与几个师兄弟中伏到现在已经很久了,最初只有我等十六个人被抓进来,后来陆陆续续又有我大月门的师兄弟也被抓过来。”说着恨恨的望着自己的空荡荡的右手,“被斩去右手以后,很多师兄弟们都承受不住,死在了这里,剩下的大都也成了这样。”

    文仲顺着罗宁可的眼光看去,只见剩下笼子中的人大都蓬头垢脸,双目无神。只有临近的几个笼子中的大月门弟子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望了过来。

    文仲又问道:“你刚刚说的投降是怎么一回事?”

    罗宁可说道:“大约在三十个日落之前,白门教的狗贼开始不断派人来劝说我等投诚白门教,还说大月门已经被白门教灭了。哼!真是可笑,我大月门怎么会被白门教这样的邪教给击败呢!”

    文仲忍住没有将大月门确实已经被攻陷的事实告诉罗宁可,而是说道:“你们这些人还能动吗?若是不能行动,妄自救你们出来只怕是害了你们。”

    罗宁可激动的神色一闪而过,“快打开笼子吧!我大月门的弟子宁可站着死也不可跪着生!”

    不得不说,能够成为大月门弟子的演员确实潜意识坚挺,便是这一对话,也小小涨了一波关注度。

    文仲正要一拳砸开木质的牢笼,身后忽然传来了吵闹声。原来是上院墙的去查看的五人组下来了,却发现了另外五个同伴尚余温热的尸体。

    罗宁可刚刚激动的神色顿时又灰败起来了,“这位兄台快走吧,外面那些狗贼不是你一个手无寸铁的人能够应付的,他们的武功与我等相仿,但却精通合击之术,当日我也是这般败在他们手下的。”

    文仲这时候却站起身来,大吼道:“白门教的小崽子们,你徐云河大爷就在此处,还不快来受死!”

    罗宁可被文仲这神经质一般的大吼给惊呆了,吃瓜群众们也都惊呆了,没有人知道文仲这是在做什么。

    文仲侧过头来,微微一笑说道:“有一点你说错了,我可不是手无寸铁。”

    罗宁可望着在落日余晖下站立的男子,又看了看他手上用锁链缠绕而成的圈套,喃喃说道:“疯子...”。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