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曹氏千金方
作者: 白眉玉堂更新时间:2019-11-09 01:14:40章节字数:3958
    因此,夏侯尚的任命就这么确定了下来,至于说什么上表天子之类的,不过就是一个场面话,天子刘协现在就是一个曹操御用的打印机,专门打印圣旨用的。

    夏侯尚很高兴,终于从校尉一级的司马混成了骁骑将军,虽然名号比较低,但也算是更进了一步,最主要的是他夏侯尚终于能够远离硝烟的战场了,生命得到了保障。

    紧接着荀彧等人纷纷退下,唯独夏侯尚留了下来。

    曹操看着下首垂拱而立的夏侯尚,微微一笑道:“伯仁,你可知为何吾将你单独留下?”

    这还真把夏侯尚问住,他思索了一会儿,小心翼翼的问道:“司空,可是因为末将用青缸剑切肉一事?”

    曹操哈哈大笑,摇头道:“青缸剑既然由你背负,你如何用那是你的事!”

    夏侯尚轻轻的舒了一口气,放下心来,但显然对于夏侯恩通风报信之事他还是有些耿耿于怀。

    夏侯尚思来想去,感觉自己最近也没犯什么错误,也未曾得罪同僚,这又是为何呢?

    “司空,请恕末将愚钝,实在是不知末将又犯了什么错误,还请司空名言相告!”夏侯尚抱拳说道。

    “你这小子,怎么总是往坏事上想?”曹操右手指着他笑道,然后随手将书案上的一卷书简扔给他,“伯仁,你看看这是什么?”

    夏侯尚反应十分迅速,手腕一抖非常漂亮的接住书简,又卖弄了一番,惹得旁边侍立的许褚直翻白眼,就这三脚猫的功夫也不嫌丢人,还敢肆无忌惮的卖弄,这不是在关···在鲁班门前弄大斧吗?

    书简上面全是古文,夏侯尚也是饱读诗书之辈,勉强认得些,题目估计大概可能是“虏疮治愈方”,很是简明扼要。

    夏侯尚顿时明白了,他翻开一看,里面林林总总,记载的都是治愈虏疮的方法,当然特意提到了献出药方的夏侯尚,不过由天师张陵所传变成了夏侯氏的祖传秘方。

    夏侯尚感觉这特么的曹操也够不要脸的,谁不知道夏侯氏和他曹操是一个祖宗,就这么亟不可待的往自己身上贴金。

    不过,曹操这一手也玩的比他刚才接书简那手漂亮多了,这样一来,曹氏夏侯氏在民间的影响力将会变得举足轻重,甚至超过刘氏也不是不可能。

    那可是瘟疫啊!

    自三皇五帝一降,但凡爆发瘟疫的,有哪朝哪代敢说能够治愈的?还不是坐着等死?

    可在曹操的治下,这能使数十万人丧命的瘟疫,就这么消弭与无形了,这其中的政·治意义远大于现实意义。

    曹操显然是明白的,所以才有这“虏疮治愈方”的问世,夏侯尚不得不竖起大拇指为曹操点赞。

    “司空此举甚好!甚好啊!”夏侯尚称赞道。

    “可是末将以为这名字需要改上一改?”

    “哦,如何改?你且说来听听!”曹操好奇的问道。

    “司空,就叫‘曹氏千金方’如何?”夏侯尚又接着解释道:“此方可治愈虏疮瘟疫,救治了十万人的性命,称之为千金绝不为过,又是在司空治邺城时发现的,称之为曹氏也无不可,司空以为如何?”

    “好,就叫‘曹氏千金方’。”曹操也是捋着胡须满意点头,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懂得举一反三,省了好多的唾沫星子。

    这个曹氏算是说道曹操的心坎上了,毕竟他的出身一直是为世人所诟病的。

    曹氏千金方一出,或许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伯仁,你很好,很好,很好!”曹操一连用了三个“很好”来表达自己对夏侯尚的欣赏。

    “司空,您谬赞了,末将需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到。”夏侯尚谦虚的说道,不过那翘起的嘴角暴露了他的真实想法。

    曹操与夏侯尚又闲聊了一些话语,期间曹操突然说道:“听说你将那个司马懿收在帐下了?”

    夏侯尚一怔,想不到司马懿这个名字曹操还记得这么清楚,看来曹操对自己得不到的人才印象还是十分深刻的。

    夏侯尚正在思索如何回答曹操的时候,曹操又继续问道:“伯仁,你观司马懿是个什么样的人?”

    夏侯尚沉思了一会儿,思及司马懿的为人,于是他默默的说道:“司马懿乃是天下奇才,吾不如也!”

    曹操长叹一声道:“怕就是怕这种居心叵测的天下奇才,竟然让你都自叹不如,看来司马懿给你的压力颇大啊!否则你也不会以刀剑相逼了。”

    “司空,末将·····”夏侯尚想要解释他为何没有砍下去的原因,可曹操摆了摆止住了他说道:“司马公与吾有恩,司马懿又是天下奇才,当年刘玄德在许都吾尚未因其敌对而杀他,你可知为何?”

    “司空是怕杀了一个刘玄德而失了天下士人之心,无才可用。”夏侯尚说完就明白了,连敌对之人都能包容,难道就容不下举荐恩人之子吗?

    至于说前些日子夏侯尚杀许攸,后来曹操杀杨修,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这两个人太作死了。

    其他孔融、崔琰等人之死,则是因为老曹多疑且说一不二的毛病。

    夏侯尚诚心实意的说道:“为求将司空曾义收关云长,为求才司空亦曾义释审正南,司空爱才之心天下皆知,求贤若渴四海皆闻。”

    曹操嘴角含笑,对于夏侯尚的马屁照单全收,但他接着又皱眉问道:“那个司马懿你能镇的住吗?”

    夏侯尚一愣,然后明白了曹操话语中的意思,这个司马懿的遭遇应该是与周不疑有了同样的待遇。

    话说神童周不疑去了许都以后和曹冲关系很好,互为好友,两个神童在一起,多妙啊。

    曹操也很喜爱他们两个,可惜天妒英才,建安十三年,曹冲病重不治而去世,年仅十三岁。

    曹冲死后,曹操的心就变了,因为他每当看见周不疑的时候就想起儿子仓舒来,心突已,于是欲命人暗杀之。

    曹丕不以为然,还跑去上谏,结果曹操把他训斥了一通:“此人非汝所能驾御也。”

    于是曹操派人去把周不疑杀了。

    想明白这些之后,夏侯尚嘿嘿的笑道:“若是玩心眼,末将可能玩不过他,可若是玩刀剑,十个他绑一块儿也不是末将的对手,末将有信心他在末将的手下安安稳稳、踏踏实实的。”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