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正邪大战(三)
作者: 瞎子吃虾子更新时间:2019-11-09 01:13:40章节字数:5129
    “我孙儿自然不弱,不然我那不争气的儿子全家怎会都躺在这山上,有你们两个老不死的陪我,肯定不会寂寞!也算是有个好归宿了”咯血的老头咧嘴大笑,露出一口血色的牙齿,

    三位老人看着陵园絮叨了片刻,吩咐道:“你们都退下吧!令院长特来相助,我夏国皇室感激不尽!”

    “夏老客气,这是令某分内之事!”令院长弯腰一拜,带着百余人退出了陵园孤山。

    三位风烛残年的老人起身的刹那,浑浊的眸子明亮起来,一股生机焕发,身影似乎也变得伟岸起来。

    三人行动快若闪电,一步从山顶消失,再次出现,已是在山脚下。三人各站一角,身上散发出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双手结印,不断的变幻,气势攀升到极致,九道金光盘旋在身旁,不断的吞噬灵气,身形暴涨,虚影渐渐清晰,舞爪金龙化作实质,足足二十七条金龙腾空,齐齐盘在孤山上。龙吟阵阵,天空中阴云密布,欲要遮蔽天上的月华之光。

    “三个老不死的,你们苟活至今,我今日就用你们献祭!”十具尸傀齐声暴喝,震散雷云,袖中不断有飞颅、厉鬼散出,与金龙纠缠在一起。

    “庆儿,我不明白,你出生之后,虽没有灵根,我与你父亲对你更是呵护有加,当初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其中一老者字字泣血,发声质问。

    “呵护有佳?你问问这畜生,你最引以为傲的孙儿,他做了什么!”尸傀抬手抛出一件玉瓶。

    玉瓶摔在老者脚下,阴气扩散,一道影子从瓶口浮现,见了漫天龙气,幽魂顿时嚎啕大哭。

    “延儿!”老者看着眼前几近涣散的魂魄,痛心疾首,口吐鲜血,身上的龙气隐隐开始溃散。

    “爷爷,我好痛苦,夏尊庆就是个疯子、魔鬼,王府所有人被他抽去神魂百般折磨,尸身炼作尸傀,埋在陵园之中,还没日没夜的折磨我,我真的好痛苦,爷爷,你快杀了他,杀了他!杀!啊~~”幽魂见了老者,不断的哀求,转而开始嘶吼,逐渐的涣散。

    “既然你的乖孙子不肯说,我帮他说:我娘亲是你的宝贝儿子夏麟一时兴起从川国买回来的,生下我这凡人之后,他便不闻不问。你突如其来的呵护有加,我那生身父亲!以我的性命威胁我母亲陪他做戏给你看。

    夏尊延母子因此对我母子二人因妒生恨,寻常凌辱我也忍了,谁知他母子二人如此恶毒,趁你闭关,广天华日之下害死我母亲。全王府人尽皆知,可我那父亲却不闻不问,直接将我逐出王府,我连娘亲的尸骨都未寻回。这就是你夏家的门风,这瓶子里就是你夏家的骄傲!哈哈哈~”尸傀冰冷的声音响彻天地,似乎在叙说一段寻常的往事。

    老者听完,整个人愣在原地,状若疯魔:“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我出关之后,得知你们母子二人厌倦了宫中生活,回川国去了,不想我们打扰,连魂牌都带走了。”

    “很好,计划天衣无缝!”尸傀嘴角微翘,露出一排惨白的牙。话语声停了,瓶子里的夏尊延也消停了,或做一缕青烟消散在天地之间。

    “孽障,当着我的面还敢行凶,为什么?难道三百年来,你的仇怨还没放下?”山脚下的老人目眦尽裂,身子不断的颤栗,撕心裂肺的咆哮。

    “放下?放下我怎么变强?我为母复仇,天经地义,算是了却了心愿!谁知你兄弟七人摔皇城修士大军,毁了宗门,杀了我师尊,让我又有了活下去的理由!我有今日,全拜你夏家所赐,哈哈哈~”尸傀手中结印,盘旋在金龙周围的飞颅口中喷出污秽死气,不断蚕食龙气。

    “阴灵宗拟用禁术,出卖凡人的魂魄,向轮回外道的魔,换取力量,禁术魔修死后不循轮回,有违天道,乃是歧途。我原以为你是被蛊惑,一念之下放你离开。你今日霍乱苍生,我夏煜难辞其咎。孽障,你今日欲乱我河山,简直妄想!”随着龙气流失,老者身影越来越佝偻,一双眸子确实愈发明亮。

    “可笑,你们为了苍生?虚伪,你们就是害怕,怕阴灵宗威胁到你夏家的统治罢了。我实话告诉你,你们犯的致命错误,就是当初就放我离开!”傀儡口中不断有幽魂溢出,挤满整个修罗阵,一时间阵内大乱,魔门修士被困在阵中,被活生生的抽干。

    “我的好孙儿,当初你师父败在我们手上,今日你也注定会失败!”老者振臂一呼,飞身踏入空中,化作黑暗中的太阳,不断的释放龙气燃烧自己。

    三轮太阳升空,二十七条金龙瞬间暴涨了一倍,孤山周围的空间震荡,出现一道道裂缝。裂缝中爆发的强大吸力还在不断增强,令院长带着众人退到百里开外,才停了下来。

    “没用的,龙气破不了我的修罗阵!你们输了,夏国必亡!”傀儡看着天空中的三轮太阳,双手不停的变化,陵园内的坟头一座接一座爆开,十具死气萦绕的尸首从墓地里爬出来,不断的吸收头顶的月华阴气。

    “那可未必!”三轮太阳急剧膨胀,金龙狂舞,孤山被连根拔起。三轮太阳无声爆开,强光过后,孤山消失无踪,原地出现一个虚空洞窟,其中罡风猛烈,百里之外仍然令人心生恐惧。

    令院长看着破碎的虚空,爆发出一股冲天杀气:“诸位同门,陵园危机已除,魔门公然侵扰我人族领土,随我赶往战场,除魔!!”

    “是!”剑修众人领命,长剑出鞘吗,百道剑光闪烁,消失在原地。

    白钰一腔热血上头,看着远处的战场,出言问道:“咱们要不要去瞧瞧?”

    “除魔卫道,乃佛门课业!”

    “当然要去!魔门侵我夏国领土,宸虚门不可坐视不理”

    “魔门涂炭人间,我人族修士,责无旁贷。”

    看着留下家伙纷纷表态,转头望向狗蛋儿,眼神里似乎在说,不去就是夏国的罪人。狗蛋儿恨不得给白钰一巴掌,那边可是正儿八经的战场,元婴一大堆,弄不好可是要死人的。

    “去,去,除魔卫道,人人有责嘛!”狗蛋儿将牛傲天拴在背上,严肃的点了点头。

    临行前,卢桓掏出一大把符篆分发给众人:“这是我卢桓制作的神行符,提升身法;护身符,可形成护体光幕。希望对四位有所帮助!”

    “多谢!”狗蛋儿老实的将符篆贴在身上,蓄满灵力,以备不时之需。

    做足了准备,一行十一人,飞向后方。

    战场一路延伸至山林之中,分为三个部分,练气阶修士在地上,喊杀身不断;筑基、金丹在天空之中,术法流光闪耀;元婴之上的战斗则是隐于云端,法则场域之力层出不穷,佛、魔、圣人像林立,魔气笼罩整个战场。随着百名剑修的加入,剑光闪烁,苍穹震颤,魔气有溃散的迹象,魔门修士拼死抵抗,术法、妖兽、鬼怪遍布云端,场面光怪陆离。

    “白钰,你随我一道!”狗蛋儿扫了一眼血肉横飞的战场,敷上面具,取出了长弓,一步钻进了战场边缘的山林之中,藏在一颗巨树上。

    “你傻啊,留下来帮忙照顾牛二,你守住下面,有魔修靠近百步之内才。一会儿上面,有人掉下来你一定要第一时间弄死,再扒干净!”狗蛋儿一把拉住正欲往人堆里冲的白钰,冲他使了个眼色,长弓在手,卸下了腰间的精钢镯,开始拉弦。

    “好!”白钰点头,抽出背上的弯刀,守在狗蛋儿身旁。

    古朴的弓身一手合握,曲臂回挽,一股巨力从弓弦上传来。狗蛋儿注入灵力之际,弓弦上亮起了一阵微光,体内的灰气沸腾,不断的涌向指尖。

    “嘿嘿,果然没错,那咱就好事成双!”狗蛋儿暗叹一声,不断的调动丹田的珠子,将一股黑色的戾气一并注入长弓之内。

    十息功夫,弓弦尚未拉满,体内灵力耗去三成,狗蛋儿额头已经见汗,一只灰色的箭矢出现在眼前,狗蛋儿一咬牙,不再克制。灵力如一股大浪,涌入长弓,弦上有一道愉悦的嗡鸣传来,弓满。

    忽然,天空中一道罡风扫了下来,狗蛋儿藏身的树林迎风而倒,早已对准一名筑基魔修的箭矢愣是射偏了,射偏了!

    眼睁睁看着自己完美的箭矢调转方向,笔直的向头顶上空飞去,狗蛋儿骂道:“我靠,玩儿呢!”

    箭矢带着一道逐渐膨胀的气流,在云层上扎了一个大窟窿,云雾消散,一尊金光闪闪的尸傀正死死的盯着下方,眼中幽光闪烁,死死锁定了拿着长弓的狗蛋儿,匆匆扫了一眼,箭矢正好扎在尸傀的下颌处。

    风刃开道,山林中窜出两道人影,消失在茫茫血色之中。紧紧的缩在流光式的剑气之下,在战场中狂奔。

    “嘭~”一声巨响,一颗头颅从天儿降,正砸在狗蛋儿身上,在地上滚了两圈,头颅下巴炸的稀烂,可那双幽亮的眸子,让狗蛋儿身子一颤。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