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雨夜
作者: 东斐更新时间:2019-11-09 01:12:46章节字数:4878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老天确实有些多愁善感,当天夜里雨幕再次落下。电闪雷鸣风雨交加,本来周沫琪一行人是准备冒雨前进赶往海王城,探子来报前方山路倒塌阻断了去路。无奈只能就近找到镇子休整等待,乌军的人则留在原地开辟道路。

    “这个雨来的有些蹊跷啊!”周沫琪站在庭院的屋檐下观察雨势,眼睛里有道道白光闪动。

    “周小姐是觉得这肯定是对方故意阻拦咱们想的法子吧。”常相守穿着青色衣衫,手里端着茶壶从对面走廊慢慢走来。

    “难道常先生不这么觉得吗?”周沫美目中的白光消失,正视常相守。

    “对方还没有能做到影响天气这么大的能耐,这么说也不太靠谱是能做到这种地步的人不会现在就出现。”常似秋从进到东渡海范围里以后就好像变了个人,现在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纨绔二世祖。

    “常先生为什么会这么自信就能确定对方不会再次刺杀?”周沫琪娇羞不已,肆意伸展腰枝。

    “周小姐这话说的,我也就是胡乱猜侧!当不得真,只是我以前赌骰子时候开始会故意吓唬对手两把,然后让他舒舒服服赢几局真正的杀刀子都在后面。”常相守嘴巴对准壶口故意喝水声音很大。

    看到常相守这副德行周沫琪没有流露出厌恶或者嘲讽,相反展颜轻笑慢慢靠近常相守玉手搭在常相守肩膀,红唇贴近常相守耳垂倾吐幽兰。

    “常先生这个样子真的是很迷人啊!不知道平时都赌多大的?”

    “哈哈哈哈哈,像我这种身份的人不赌个十万八万的心里都不舒服!怎么样要不要跟了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常相守大手揽过周沫琪的细腰放肆大笑。

    “旁边的那个家伙还在吗?”常相守借着身位悄悄耳语。

    “还在,从什么时候发现的?”周沫琪很配合的双手搂着常相守脖子,低声传音。

    “从我刚进驿站的时候就察觉到了,似秋这次调动乌军动静是瞒不过家里一些人的。看样子这家伙是哪个不长眼派过来跟踪的。”常相守故作亲昵。

    “周小姐放心!我这次敢把你从家里带出来就不怕你家里人回头找我麻烦!”常相守故意提高音调。

    “奴家现在就只有你了!舍得家里人跟着你跑出来能有这句话就足够了。”周沫琪说着眼泪就要掉下来。

    “戏有点过了!”常相守很深情的望着周沫琪。

    “过了吗?我怎么觉得刚刚好?”周沫琪嘴巴轻微来回闭合。“是不是跟伏击咱们那群人是一伙的?”

    “不大像,咱们走的官道一路上没有发现他的踪迹,反而是进到客栈里才发现他早已经到了。”常相守拉着周沫琪深情款款坐到栏杆处,双手握住周沫琪的玉手。

    “看你这样子在东渡海过的也不是很舒心啊。”周沫琪低头,短发将将挡住她的面部。

    “家大业大容不得我不小心,生前大哥是家主能坐在那个位置已经是如履薄冰,如果我再太出色的话家里就会生出很多事端。”常相守表情有些苦涩。

    “现在你大哥身死的消息已经传遍整个大陆,恐怕你再不显山露水的持令人的位子恐怕保不住了。”周沫琪没有抬头保持原状。“这也是我父亲的意思,必要时候需要装疯卖傻。”

    “这你大可放心,我就算不回去也会有人镇住底下一些心怀鬼胎之辈。”常相守自信满满。

    “哦?你还有后手?”周沫琪很随意的抬头,眼神中透露着浓浓的兴趣。

    “我不回去上面的人就不敢发难,只会让下面小的冒头寻事。”常相守只能说到这个地步。

    “哦,原来你说的是你大哥的儿子。”周沫琪何等聪慧已经明白为什么常相守这般的不着急。

    “我越晚回去,他就越有充分的时间准备。”常相守微微摇头,好像是自己心上人说了什么不好的话。

    “难怪当时你跟影卫二人折返,而放手下人大摇大摆离开未尝没有借刀清理的想法。”周沫琪甩开常相守手掌,赌气般的贴紧廊柱。

    “兹事体大,宁可杀错不能放过!”常相守没有动作表情特别恼怒。

    “别演了!那家伙走了。”周沫琪冷哼出声。

    “哎哟!赶紧喝口水累死我了!”常相守夸张的举起茶壶猛灌。

    “你活的也是挺辛苦!”周沫琪掏出手帕擦拭双手。

    “习惯了。”常相守无所谓耸耸肩膀。

    “你这两面人的脸孔真的是恶心!”周沫琪收好手帕转身就走。

    “两面人?”常相守喃喃自语,双手背在身后抬头看着雨幕。“我也不知道哪个才是真的我,父亲你当时的决定真的是正确的吗?”

    常似秋依旧穿着白梅服举着纸伞走过庭院,站在张自封的门口。停留思索一会退步走到常相守身前,兄妹二人一个站在台阶上一个站在庭院中相顾无言。

    “二哥天冷记得添衣。”许久过后常似秋冷着脸关切道。

    “额……”常相守表情瞬间变得很丰富,然后哈哈哈大笑。

    “似秋啊!你二哥我没白疼你!”常相守宠爱的弯腰拍拍常似秋的脑袋。

    “嗯”常似秋点点头,返身直接冲进张自封的房间,房间里传来张自封的尖叫然后就没有动静。

    “家人,只有家人才最重要嘛!生活在一起的才是家人嘛!”常相守好像卸去身上什么担子,大踏步的离开。茶壶被他留在栏杆处,有丝丝热气顺着壶嘴向上飘散。

    “大姐!你进门怎么都不打招呼的!”张自封躲在被子里只露出脑袋。

    “我进门还需要你同意吗?”常似秋放下纸伞整理衣服。

    “说的这么不讲道理,居然让我无法反驳。”张自封被常似秋这么霸气的口吻镇住无法反驳。

    “别装了!”常似秋坐到凳子上,手指轻轻敲击桌面。

    “装什么啊?”张自封明知故问。

    常似秋也不说话就坐在凳子上看着张自封,手指一下一下敲击桌面。

    “好吧!败给你了!”张自封无奈掀开被子,身上穿戴整齐包裹被他压在脚边。

    “我要是不过来你真的准备自己不告而别?”常似秋依旧面无表情,这种事情好像她早就猜到。

    “本来我以为会是周姐姐过来,没想到会是你。”张自封盘腿坐在床边。

    “周姐姐?你很亲密啊!”常似秋眉毛挑起来。

    “哪有咱俩亲密你说是不是!”张自封陪着笑脸套关系。

    “当时真的谢谢你!”常似秋僵硬的脸孔略微柔和。

    “小事!都是小事!救人嘛!”张自封摆摆手一副都是我应该做的。

    “不过你不告而别的事就不能这么算了!”常似秋话语急转直下。

    “小封子!”周沫琪推门就进,这位稍微好一点知道推门的时候先打声招呼。

    “你怎么在这里?”周沫琪看到屋里还有一个人愣住。

    “你们都什么毛病!”张自封彻底被这俩女的不吭声就进的毛病打败。

    “真的是让人操心啊!”常相守端着茶壶守在对面的走廊。“这个时候做事还这么不经大脑,要不是我忘记拿茶壶回来取,不白做戏嘛!”

    说完手臂轻轻一挥,张自封房间内的烛光熄灭,隔壁房间的烛光依次消失。

    “受点累给你们看着!”常相守手掌轻轻摩擦茶壶。“这翠玉轩的茶壶真比不上周小姐的玉手啊!有福气的小子!”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