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恶意
作者: 徐如笙更新时间:2019-10-05 07:59:47章节字数:6639
    一秒记住【笔♂趣÷阁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棠哥儿瞪大了眼睛,下意识道:“不可能,母亲最疼我了!”

    霍周恶作剧般嘴角扬起了笑容:“不信就走着瞧吧,你说母亲疼你,那她为何要叫你进宫呢?只有你不在身边,她才能专心致志的照顾你弟弟妹妹啊,有句俗话,你还小,估计没听说过,叫小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原先你是家中最小,母亲自然疼你,若是弟弟妹妹出生,自然是更疼弟弟妹妹了。”

    棠哥儿气鼓鼓的撅起了嘴巴,狠狠瞪了霍周一眼:“哥哥坏!母亲才不会不疼我,我去问母亲去!”

    他蹬蹬蹬跑回了双桂堂,却在院门口站定了,母亲正坐在院子里晒太阳,父亲在旁边坐着,替她斟了一杯茶,母亲喝了茶,很珍惜的摸了摸肚子,问父亲:“你觉得这一胎是儿子还是女儿?”

    父亲笑了:“我自然希望是个闺女的,家里都有两个儿子了,而且都这么调皮,还是女儿好,乖巧。”

    母亲嗔道:“难道是儿子你就不喜欢了?”父亲赶忙道:“怎么可能,若是儿子,我自然也喜欢,而且更疼他,反正只要是你生的,男女我都喜欢!”

    母亲叹道:“只盼着这一胎是个安静些的,可别像棠哥儿那么调皮,那么让人操心。”父亲便道:“儿女都是债,这话一点也没错,尤其是儿子,更是债了。”

    接下来的话棠哥儿没有继续听下去,他只是十分伤心,原来哥哥说的是对的,父亲母亲有了弟弟妹妹就不疼他了,而且还嫌弃他调皮,那他以后岂不是变成了没有人疼的可怜孩子了?

    棠哥儿呜呜哭着离开了双桂堂,回到了霍周那儿,霍周一看他那表情先是一愣,继而笑了:“怎么?被母亲训斥了?”棠哥儿哭的伤心极了:“母亲说我太调皮了……我没有……”

    霍周幸灾乐祸道:“瞧你做的那些好事,还不是调皮哪!叫我说,活该!”

    棠哥儿一边抹眼泪一边看向了霍周:“先前母亲疼我的时候,哥哥不伤心难过么?”

    霍周一怔,随即满不在乎的笑道:“我才不稀罕他们喜欢呢,我自己喜欢我自己!”

    棠哥儿怀疑的看着他,仔细想了想,却是越想越生气,到最后索性一跺脚,赌气道:“他们不疼我,我也不稀罕,我找外祖父去,外祖父肯定疼我!”

    说完也不顾霍周拦着,又跑回了双桂堂,大声的跟薛子桢提要求:“我要去外祖父家!”

    薛子桢眉头一蹙,道:“明就要回宫了,你祖母还给你准备了好吃的,等下次再去外祖父家吧。”

    棠哥儿不依:“我就要今天去!现在就去!立刻就去!”

    霍灵璧闻声从屋里出来了,一看棠哥儿这样子就竖起了眉毛,扬手欲打:“臭小子,你跟谁说话呢,欠揍是不是!”

    棠哥儿吓得抱头就躲,一边往院子里外跑一边哇哇大哭,薛子桢倒是觉得莫名其妙:“这孩子怎么了?早上不还好好地?”

    霍灵璧道:“臭小子就是欠打,你别惯着他,随他闹腾去,看他回来我不收拾他!”

    薛子桢叹道:“现在我反倒不知道该怎么管教棠哥儿了,一面怕他受委屈受气,一面又怕他养成了骄纵的性子,刚极易折,将来在宫里更是没有立足之地。”

    霍灵璧道:“哪个男孩子不是从小被打到大的?我九岁进军营,别提吃了多少苦了,也没像他这么娇惯啊,玉不琢不成器,以后你别老是纵容他,让他吃个亏也好,得了教训才能长大。”

    薛子桢默然无语,只好吩咐丫头去把棠哥儿找回来,谁知棠哥儿已经去了霍夫人那儿,哭的好不伤心,被霍夫人搂着一阵哄劝,晚上也是跟着霍夫人睡的,薛子桢原想把他接回来,霍灵璧却道:“他不回来正好,敢耍性子,看我明天收拾他。”

    薛子桢无奈道:“有本事你当着婆婆的面收拾去?我倒要看看是你收拾棠哥儿还是婆婆收拾你。”

    夫妻俩一面闲聊斗嘴一面也就睡了,只当棠哥儿是闹小孩子脾气,一夜过去也就好了,便没有放在心上。

    第二天是棠哥儿回宫的日子,薛子桢吩咐丫头收拾了两大包袱的衣裳和吃食,又叫人去霍夫人那儿把棠哥儿叫回来,谁知那丫头去了半晌才慌慌张张跑回来:“二少爷不见了,夫人那儿正翻天覆地的找呢!”

    薛子桢一怔,先是没明白这话的意思,等明白过来了,心里咯噔一下,急急地站了起来:“不见了?跑去哪儿了?找到了没有?”

    丫头赶忙道:“不知道,夫人一大早起来就不见了二少爷,只当是起得早了跑出去玩了,谁知来回找了都没有,这才着急了,夫人已经差人去叫国公爷和世子爷回来了!”

    薛子桢只觉得心虚气短,头晕目眩,一下子支撑不住,晕倒在了椅子里。

    镇国公和霍灵璧得到消息赶回来,霍夫人正哭的跟泪人一般,镇国公也是又惊又怒又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霍夫人哭道:“我也不知道,眼错不见一会儿,孩子就不见了,我只当是孩子跑出去玩儿了,又有奶娘跟着,便没有在意,谁知吃早饭的时候,奶娘过来带孩子,我才知道孩子丢了,已经叫人上上下下找过了,连个人影都不见。”

    霍灵璧道:“母亲先别着急,从内院到外院隔着好几个门呢,他想跑出去要不容易,外人进来掳走孩子的可能性也极小,估计是调皮,躲在旮旯里等着我们找呢,假山里,花园里,一切能藏人的地方可都找了?”

    霍夫人哭道:“都找遍了,我亲自带着人找了好几遍呢。”

    镇国公蹙眉道:“既然不在家里,那就有可能是出去了,可毕竟是个孩子,要偷着出去可不简单,这么一大早的,各处守门的可看到了?或者是有谁搬了箱子柜子之类的东西出去?极有可能是把孩子藏在里头了。”

    霍灵璧赶忙叫了各处门房的人来回话,薛子桢也强撑着身体过来了,棠哥儿是她的命,若是出了什么事,她也不要活了!

    门房的人知道二少爷丢了可不是一件小事,也都冥思苦想,但大早上的,本来人就少,若是有这么一个人,肯定很容易就想起来了,但都没什么头绪,到最后还是校场的一个小厮跑过来回话:“一大早看到二少爷到了校场,跟着大少爷一起跑马来着,后来大少爷要出门,吩咐小的们去备马,打那以后就没见过二少爷了。”

    薛子桢一听这事和霍周有关,心里咯噔一下,忙道:“大少爷呢?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不见他?”

    镇国公也想到了这其中的关节,赶忙吩咐人去找,没想到去找的人还没走远,霍周就主动回来了,镇国公问他:“棠哥儿不见了,这事你可知道?”

    霍周的神情很淡然:“知道,是我把他藏起来了!”

    镇国公没想到他会如此痛快的承认,都呆住了:“你为什么要把他藏起来?”

    霍周道:“他觉得母亲有了弟弟妹妹就不疼他了,所以也不想继续待在家里,我也就顺手推舟,帮了他一把。”

    霍灵璧怒极,一巴掌甩了过去:“混账!他多大,你多大!他不懂的事,难道你也不懂么!还跟着他胡闹!你把他藏到哪儿去了?”

    霍周被打的头一偏,嘴角顿时红肿起来,薛子桢得知棠哥儿只是躲起来而不是被坏人抓起来,顿时松了口气,精神也恢复了不少,赶忙拦住霍灵璧,对霍周道:“棠哥儿还小,分不清轻重,他今日还要进宫呢,你把他藏到哪里去了,快把他带回来,这事要是闹大了可不好。”

    霍周先是低着头闷声不吭,等到听到进宫两个的时候,猛地抬起了头,目光锐利:“到了现在,你难道还只是关心他进宫的事?棠哥儿高不高兴,你是不是一点也不在乎?我告诉你,你这辈子都别想再见到他!”

    镇国公喝道:“霍周,怎么跟你母亲说话呢!这事你做的也不对!你心疼弟弟是好事,但也不能跟着他胡闹啊!”

    霍周冷冷道:“棠哥儿是我的弟弟,可她却是不是我的母亲!我母亲早就死了,她是我的杀母仇人!我就是要把棠哥儿藏起来,让你一辈子也见不到他,也让你尝尝母子分离的滋味儿!”

    他手指着薛子桢,满脸的恨意,仿佛压抑了三年的情绪一下子都宣泄出来一般,霍灵璧气的额角青筋直跳,真想再打霍周一巴掌,好好教训这个不孝子,但薛子桢却软软倒了下去,他只好先抱住了薛子桢,却让人把霍周捆了起来扔到了柴房里。

    薛子桢因为情绪波动太大,动了胎气,大夫让躺在床上静养,但她惦记着棠哥儿,哪里静得下来,霍灵璧也是气的半死,直在屋里转圈:“早知如此,当初就该把这个孽障给掐死,也省的现在闹出这么一桩事来,棠哥儿估计就是听了他的挑唆才相信什么不疼他了的鬼话。”

    薛子桢虚弱道:“都到现在了,你也别说气话了,棠哥儿到底在哪儿啊,赶紧把孩子找回来是正经。”

    霍灵璧安慰道:“你别担心,棠哥儿好歹是他亲兄弟,他要是还没有泯灭良心,就绝不会伤害棠哥儿的,估计只是把棠哥儿哄去了哪儿教我们找不到罢了,我这就去问他,天黑前肯定把孩子带回来,你要是为了这事伤了身子可不值当。”

    薛子桢点点头:“你也别打他骂他了,他恨我,我知道,只要棠哥儿回来,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就是闹大了,也是损害霍家的颜面。”

    霍灵璧无奈,只好应了。

    霍周已经被镇国公叫到了书房问话,他对霍灵璧这个父亲没什么感情,但对镇国公还是很信服的,开口便道:“祖父放心,棠哥儿没有什么大碍,在外头也是吃得好玩得好,但我并不打算说出他在哪儿。”

    镇国公道:“你这么做就是为了报复你母亲?你说的没错,当年如果没有她,你的生母也不会死,虽说我不杀伯仁,但伯仁也是因我而死,这件事她有一定的责任,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她是你的仇人,可也是你的恩人哪。这几年来,她照顾你,关系你,给你请师傅请先生,就是亲儿子她也未必有这么上心,难道就因为你生母的死,就把她的一切好给抹杀了?”

    霍周道:“没错,这些年她对我好,所以我并没有伤害棠哥儿,我只是想让她尝尝母子分离的痛苦罢了,这辈子,她都别想再见到棠哥儿。”

    镇国公不仅没生气,反而笑了:“还真是孩子气!我实话告诉你吧,当初你生母的死,说与你母亲有关,就是因为这件事是她的父亲,也就是你的先生薛丹臣一手策划的!当时他还只是次辅,便暗杀了你那身为突厥公主的生母而不留痕迹,如今他贵为首辅,更是一手遮天,你想把他唯一的外孙给藏起来,你觉得可能么?你知道他在棠哥儿身边安排了多少暗卫保护么?”

    霍周心内一惊,但面上却不露,不动声色道:“你这话不过是诈我罢了。”

    镇国公笑道:“我为什么要诈你?棠哥儿是我的孙儿,你也是我的孙儿,更何况,棠哥儿姓薛,你姓霍,你说我跟谁亲?你还太小,不明白这世上许多事,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黑白分明,有时候对的不一定是对的,错的也不一定是错的,就拿你生母的这件事来说,若是换了我,我也会除掉一个对我有威胁的人,更何况你的生母身为突厥公主,当初强行嫁给你父亲,说是和亲,不也是另有所图?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想报仇的心情我理解,但是你现在还不够强大,你做出这样的事,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罢了。”r1152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