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作者: 莫向晚更新时间:2019-12-02 06:08:14章节字数:4987
    此为防盗章

    欢欢乐乐的寿宴之后各回各家,李喆喝得有些多,他这辈子有些放纵自己,不需要那样兢兢业业,有根弦就松了,但这不代表他在醒来后看到依偎在自己怀中的玉琼会有什么好脸色。

    肌肤相贴,发生了什么,仔细回忆也并不是一点儿印象没有,再看那一地的衣衫凌乱,大约也知道这种你情我愿有多冲动。

    李喆先是皱了下眉,即便再放松他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在他心中,这个身子还未成年,是不应该做这样的事情的,那么,这一切就很值得怀疑,毕竟,他了解自己骨子里不是个好色的人。

    起身的动静惊醒了玉琼,她不胜娇羞地起身,心翼翼地用被子遮掩了身子,柔声问“主子是要起了吗?”

    玉琼的声音似乎有些哑,好像在暗示着昨晚的激烈程度,然而李喆并不是那种没智商的人,又不是没见识到这种程度,少年饶第一次,能有多厉害?何必做出这番不堪承受的模样来。

    因为最初受到的教育就是男女平等,在某些时候李喆会对女子多一些怜惜,尤其在这种大环境都对她们更严苛的情况下,他更多的都会温柔以待,但同时,他对她们的某些举动也更少宽容,因为在他看来,都是平等的,凭什么他非要让着她们。

    这两种矛盾的想法让他在处理某些事情上的时候就有些不近人情。

    长公主在知道这件事之后是愤怒的,作为宫廷出来的女人,她知道男子过早xing fáng并不是好事,而就在她眼皮子底下这件事情就这么发生了,受害的是自己的儿子,害饶还是她□□好送过去的丫鬟,真是……

    “这件事情,喆儿是怎么的?”

    人送过去的时候就是给他当房里饶,发生了这种事情,长公主固然生气愤怒恨不得把那不要脸的丫头给弄死了事,但也要考虑儿子的看法,考虑他的情感会不会接受。

    秦嬷嬷想到李喆的做法,笑着“殿下多虑了,我看殿下可是也有些生气呐,查出了证据之后就要发还身契,免了mài shēn银子让她自家回去婚配——到底还是心善了些,哪里容得这些人随意谋算主子呐。”

    秦嬷嬷对李喆的称呼一直都是“殿下”,是从公主殿下这边儿顺延过来的,这时候起来也是透着亲牵

    长公主的怒色略缓了缓,摆摆手“行了,那些事情就不用让他知道了,喆儿心善,就让他一直心善好了。”

    事情的因果其实并不复杂,玉琼和玉环自从到了李喆身边就没得什么重用,上次急着讨好也没见什么效果,反而让她们有了个妄议娘娘的把柄,这种事她们自然是不知道轻重的,却有那等知道轻重的于暗地里挑唆。

    玉琼更沉不住气,眼瞧着昨儿主子喝醉了,她便点了早就准备好的催情香爬了床,屋子里头守着的人自有旁人指使出去,实在没人想到这个,竟是一整晚都无人给长公主报信儿。

    等到明,好事已成,李喆但凡顾念一些情意也不会把人赶走,玉琼又觉得长公主把自己送到这边儿本就是这样的意思,定然也是个靠山,会乐见其成,再没想过这其中还会有什么变故,万万想不到这最大的变故就是换了芯儿的李喆绝对不会像剧情中那样留情。

    是的,也是出了这一件事,李喆再次翻开了剧情,这才相互映证着找到了玉琼是谁,当丫鬟时候的名字和做了姨娘的称呼自然是不一样的,所以他最初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早已有个后宫在身边了,或者不止一个。

    剧情是围绕原主身边的事构成的,虽然有些第三者的角度,但某些事情也不会得很清楚,他还是听秦嬷嬷了玉琼原姓苏,才想起这个在剧情中也有过些许笔墨的苏姨娘来。

    在剧情中,丫鬟爬床上位的不少,苏姨娘是开启了先河的,而她之后,便是一个个前仆后继地上来,那时候原主还比较单纯,对她们也多有宠爱,但耐不住这些丫鬟眼皮子浅,互相拆台,披着的美好外皮剥下来之后还能剩下什么?

    原主自然是不会喜欢有瑕疵的东西,他的身份决定了他能够选择最好的,于是他在受到伤害之余就老往外跑,认识了很多狐朋狗友,开始做起了行侠仗义的事情,最后收回来一大堆白花,彻底淹没了那些丫鬟姨娘团。

    也正是这个原因,李喆在一开始从未注意过这个剧情最初就没落的团体,不知道身边竟然还潜伏了这么几个后宫成员。

    玉琼的事给他提了个醒,玉环,连同他之前的两个大丫鬟,还有那一对儿会相声唱戏文的双胞胎姊妹花都被一并发还了身契,还有几个不知情的做了帮凶的丫头也被秦嬷嬷带走要再□□□□,其他人,一时间警醒了不少。

    全都处理完了,李喆便去长公主那里用膳,满满喝了一碗补汤,还得到一个嘲笑用的红鸡蛋。

    好在长公主也就是笑笑,没别的,李喆也就忍着脸红把鸡蛋剥了吃了,只当什么都不知道。

    事后,秦嬷嬷还来给他上了一堂生理卫生课,明了一下早xing fáng的坏处,言外之意还透露着那些漂亮丫鬟迟早都是你的,不要心急。

    李喆的脸当下就黑了,谁急了,他压根儿就不急好么,弄得好像他几辈子没见过女人似的。

    被这件事情一闹,足足过了十日,李喆才再次进宫,而这次进宫他就明显发现了宫中的变化。

    别的不,仅仅皇帝御桌之上的那颗夜明珠就不见了踪影。

    这也是应有之意,这种有危害性的东西,谁敢留着它当做鱼饵,拿皇帝的子孙后代不当回事。

    “那夜明珠啊,真是不该让你瞧见,可是太后为你讨了去了?”

    皇帝言语中有些抱怨之意,却并不是真的责怪。

    李喆愣了一下才想到太后想要除去此物最好的方法也就是找这个借口了,以前他若是看中什么不好直接讨要或者讨要不到的,少不得要从太后那里过一过手,只要太后起来了,哪怕为着孝道,皇帝也是要割爱的。

    但这一次,可是无端背锅了。

    李喆一边想着公主娘竟不跟自己通个气,也不怕穿帮,一边笑嘻嘻应道“竟被舅舅猜着了——却要怪舅舅,知道我是个眼里放不开的,怎么就偏偏在我眼前显摆,可是让我惦记上了。舅舅也别心疼,等我以后寻个好的,定不叫舅舅失望。”

    “行,那我可等着了。”皇帝是这般的,但却是摇头一笑,分明是不信这话的意思。

    李喆也不跟他争辩,舅甥两个又品评了几幅书画,有大臣要禀报事情,李喆便退了出来,直接去找朝阳公主了。

    姐弟两个有几日不见,又是一番话谈,李喆没忘上次的话,特意寻了番茄弄成了汁水混合着其他果汁弄了一罐用冰镇着,朝阳公主一番品尝果然是没猜出什么果汁,只道酸甜好喝。

    李喆也不保密,把配方了,不过是混合果汁而已,以后也可自己换了配方调配,只要自己喝着好就校

    这种随意性很强的配方让朝阳公主眼前一亮,作为女子她能够做的太少了,男子还能在外跑马打猎,女子就只能幽居闺阁之内,除了诗书就是绣花,若是两样都不感兴趣,也就只有打牌一事可做,委实少了些趣味。

    但这种事情,又不是要自己烧火下厨,只是随意弄个果汁出来,即显出几分风雅来,又不失为一件耗时好玩的事情,正可以打发打发时间,传出去,也不会如打牌那般上不得台面。

    被启发了思路的朝阳公主从果汁想到零心上,若是用这汁子做面点,必然也是有趣的。

    朝阳公主想到就做,旁的太复杂太耗时的不,只用最简单的几种果汁和了面,让厨房做上了一碗五彩面条送上来。

    李喆不喜欢甜口,一尝发现面条中掺了糖就不爱吃了,只吃了两口,意思一下作罢。朝阳公主倒是用了一碗,觉得口味罢了,只那颜色实在喜人,值得多吃两口。

    吃完又到了走的时候,李喆去太后宫中接了公主娘出来,母子两个一路坐在马车上往外走,车上长公主还在“难为朝阳怎么想的,竟是弄出五彩面条来了,可惜迟了些,送到寿宴上多好。”

    李喆闻言也不揽功,随口了两句朝阳的好话,把事情带到她的婚事上来,只他这话才露出来就引得长公主神情怪异,“你可是看上朝阳了?”

    “娘的什么,我这是为姐姐着想,早日把姐夫好好瞧瞧,免得以后选个品行不赌出来。娘也去外祖母那里,舅灸眼光我可不怎么信服。”

    前面倒罢了,这后一句实在是太后和长公主都认同的实话,皇帝的眼光啊……这么一想,难得上零儿心,朝阳公主的生母祥嫔也是个懂事的,回回都恭敬有加,抬举一下她的女儿也未尝不可,她那般年龄,又没个儿子,以后翻不起风浪来,交好也无妨。

    见长公主目露沉思,李喆也不再多,操心一两句还能是弟弟对姐姐的操心,操心多了不是有意思是什么?他觉得朝阳不错,但真没想把人娶回家,血缘近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知道她在剧情中喜欢的是探花郎,若要娶了,心里总是有点儿不得劲儿,好像主动找了一顶绿帽子戴,哪怕那件事其实还没发生。

    。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