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造化葫芦!

作品:《阳神

    kanshu78.com    不可能!船上设置有玄天血卦大阵,破坏神符。kanshu78.com这上还有诸多护身法器,虽然不怎么强大,但护身足够有余,就算你的死对头银鲨王前来,也管教她身受重伤。”

    一个脸色狭长,眸子四方,头上插根白色簪子,眉毛如一字,手上提着一件黑色法杖,非金非铁,法杖的头,是一个拳头大的明黄球体,球体之中有淡淡的血丝,黑线上下沉浮着。仔细看去,那些血丝黑线,居然好像一副水墨线条的画儿,勾勒出了许许多多的恐怖场景,这些场景变幻不定,宛如走马观花一般的不停演绎,就好像里面是一个小小的世界。

    这个狭长脸,四方眸的道人,正是玄天馆黑魔堂堂主,纳兰骸。潜心修炼多年,修为高深,和当年大禅寺四大天王齐名的高手。

    只不过当年大禅寺四大天王,全部都是武圣,而这位黑魔堂主,乃是得道多年的道术鬼仙。

    他手中的法杖,名为“黄泉之仗”,乃是玄天馆十**宝之一,比之桃神道的撼天七宝更为有名。

    玄天馆传承了千年的圣地,一度和大禅寺齐名,底蕴自然是丰富无比,绝非一般的门派所能比拟得了的。

    “我分出念头,回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这个女人手拿着一口漆黑的长剑,长剑之上,有白色昙花形状的符文点缀着,这口长剑黑白二色,一看上去就给人一种生死无常,朝夕不保的味道。

    这口剑也是玄天馆十**器之一,名为“无常”。

    持有这剑地人,却是“破坏堂”堂主,纳兰烟罗。

    黑魔堂,破坏堂两大堂主,都是云蒙皇室大姓,纳兰。

    而这个身披漆黑斗篷,连头都罩住,手提双面刃口大斧,声音浑厚沙哑地男子,不用说,便是云蒙“铁浮屠”骑兵元帅,名震天下的毕湿华,暗地里的身份乃是天下八大妖仙之一的黑狼王了。

    云蒙骑兵“铁浮屠”元帅毕湿华冲杀疆场,给天下人地名声是以武道称雄,从来就没有怀过他会道术,妖术。

    道武双修到如此的地步,可见一斑了。

    他身披的斗篷,手拿地大斧,外号“末日”,是一件比碎灭刀的凶名还要胜得多的兵器,不知道了沾染了多少的人血冤魂。

    之所以是“末日”这个外号,乃是形容不论什么敌人遇到了这柄斧头,就末日降临一般,绝对没有一定点的活路。

    而那张斗篷,乃是他尸解之前的真身狼皮所鞣制,他尸解之前的黑狼真身,修炼五百多年,用法力凝练的皮毛,坚韧无比,水火不侵,乃是天下有数的防护法宝,比之银鲨甲,乌金袈裟这些宝铠那更要厉害得多。

    玄天馆黑魔堂堂主,破坏堂堂主,铁浮屠元帅黑狼妖王,孔雀王地女儿天下年轻一辈高手之中的幸雨仙,四大绝顶人物连手出动,只怕是天下诸神诸佛都要退避三舍。

    不过此时,这四人好像不是领头人。

    领头人乃是一个身穿明黄色袍子,腰间系着赤金色腰带,头带赤金冠,身边站着几个石头人一般的武士,个个眼眸闪烁之间,如闪电刺破虚空,武功分明是到了“虚空生电”境界的大宗师巅峰。

    这一身明黄袍子,赤金腰带,赤金冠,在大乾皇朝的礼法之中,只有太子才能用。

    不过在云蒙帝国之中,却是皇帝可以赐给立下大功劳的皇子。

    云蒙帝国,凡是立下大功劳的皇子,皇帝都会赐可以佩戴赤金冠,明黄袍,赤金带。表明以功封赏,不忌讳什么。

    这种行为,也一直受到大乾皇朝的文人鄙视,讽刺一帮蛮夷不懂礼法。

    很显然,这个领头人是云蒙帝国之中重要的皇子,如同大乾玉亲王,和亲王,太子一般的重要角色,将来有希望继承皇位,统领万万子民地重要人物。

    “皇祖姑,你就分出念头回去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不过速去速回,眼下最要紧的是进入天绝山,寻找到精忍和尚和巫鬼道联手借助乾坤布袋布下地小千世界,只要攻破了这个小千世界,就会得到乾坤布袋!只要得到乾坤布袋,就算是咱们镇国大舰蒙神号毁掉了也没有什么。”

    这个云蒙皇子一开口说话,自然而然的有着一股不容置地威严。

    实际上,这个云蒙皇子乃是云蒙国主最为宠信的儿子,早早就被封为了亲王,号“昆”,昆亲王纳兰元真。拿得住势,掌得住权,乃是最有希望继承皇位地人。

    云蒙帝国,并没有立太子,而是有实力的皇子都各自办事,谁的功劳最大,受到群臣一置拥护,玄天馆的支持,就可以在皇帝死后,拥立为帝,掌握大权。

    玄天馆这个圣地,在云蒙帝国的皇帝更替之中,产生了重要的作用,可以说中土天州的圣地,无论是大禅寺,还是太上道,甚至天下所有的道门,佛门联合起来,都起不到拥立皇帝的作用。

    “好!”

    手持“无常剑”的破坏堂堂主,被昆亲王纳兰元真称做皇祖姑的纳兰烟罗点点头,应答一声,捏了个法诀,一道浩荡的阴风忽然之间吹拂上天,随后打个卷儿,带起一阵风云,隐隐约约好像形成了一条云龙张牙舞爪的腾飞而去,凶煞破灭之气一下就震慑天地。

    “皇祖姑的乘龙念法越发的精纯了,加以时日,这条凶龙定然会凝聚成真形,丝毫不弱于梦神机的九火炎龙。”

    昆亲王纳兰元真看见纳兰烟罗一个念头出窍,凝聚凶龙飞腾而出,不禁赞叹了一声。

    “元真,你越来越会说话了,这么讨好我?不要叫我皇祖姑,那只是我以前的身份,我已转世尸解一次,现在辈分还比你小。你这样叫,却是把我叫老了。”

    纳兰烟罗淡淡一笑,眸子中的瞳孔好像闪烁着一尊破坏之神,令人看上那双眼眸就感觉到了全身碎裂。

    “既然神月公主不愿意这样我称呼,那恕我无礼,就按照您现在地身份来叫好了。”纳兰元真也是一笑,看见对方地眸子,心中一动,知道这位玄天馆破坏堂堂主的重要性,自己若是得

    的支持,取得云蒙国主的位置那就多了五成地把握。

    纳兰烟罗现在被云蒙皇帝册封为了“神月公主”。拥有良田草场无数,奴隶十万,势力之大,足可以影响政局,更何况还是鬼仙之身?

    不一会儿,那头张牙舞爪的凶龙又从天上飞了下来,落入纳兰烟罗的头顶,消失不见。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纳兰元真问道。

    “没有什么大地事情,舰队是受到了袭击,也是银鲨王干的,不过被玄天血卦大阵击退,但是‘狱字营’的那三个指挥使,贪功冒进,去独自追击银鲨王去了,想必已经遭遇到了毒手,被银鲨王杀死了!”

    这一个念头回来,纳兰烟罗已经知道了海面上舰队发生的事情。

    “这三个蠢货,银鲨王若是那么容易对付,早就把她杀了,还轮的到现在?死有余辜!”纳兰元真骂了一句,“既然舰队没有事情,那就不管它了,咱们前往天绝山吧,不知道馆主等人追杀梦神机怎么样了?要是能有时间赶来,那破掉对方的乾坤小千世界,并不成问题。”

    “父亲这次和他们联手追杀梦神机,已经破掉了他九火炎龙其中六条,相信很快就可以击杀,或者把他封印,到时候就会赶来,助我们夺宝。这次我们出手,最为重要是防备大乾高手!”

    幸雨仙看着远方云雾笼罩之中的天绝山,眼神闪烁道。

    “大乾并没有什么高手,那个什么冠军侯武功是厉害,但不会道术,在这莽荒之中,发挥不开。其余的正一道,方仙道之中,也并没有什么高手,要不是梦神机这个两面不讨好的人,我们早就灭掉大乾,马踏中土天州了!”

    纳兰元真摇摇头:“我也想不通,大乾皇朝也要对付梦神机,他为什么不放手不管,让我们灭掉大乾呢?”

    “好了,咱们前往天绝山中心吧。”

    纳兰烟罗和纳兰骸同时把“无常”剑“黄泉仗”一挥,一道云龙疾涌,缠绕住了众人,飞腾上天,急速地前进,往天绝山中央落去。

    就在这几人走了之后,突然之间,四周气流微微的波动,在这片地方突然出现了一片人影,首先出来的两个,正是萧黯然和张伯恒,其余的人陆续出来,有武道高手,也有道术高手,竟然是一大群。

    这一群人,居然不是从天上飞行,而是匪夷所思的从虚空之中‘挤’出来的!

    他们就好像是存在在另外一个世界。

    “侯爷,想不到您居然拥有这件法宝,造化葫芦。远古那些阳神神仙,穿行虚空之间,无影无形,真是神奇。难怪您带领大军,偷袭云蒙,无往而不利。”

    萧黯然从虚空之中挤出来之后,满脸不可思议的佩服。

    “这也是皇上赐给我的,不过这造化葫芦,只能携带百人,在百里之内破裂真空,随意出现。而且每穿行一次,就要消耗不少的神魂之力,就算是鬼仙也只能支撑三次,我若不是得到了神鹰王的辅助,也运用不了这件法宝。而且这造化葫芦之中地空地,只有方圆五里的天地,却是远远比不上乾坤布袋了。”

    就在这时,那片虚空之中传来了一个沉稳飘渺地声音,听着这个声音,人就会想到似乎天上的神灵传下话来。

    “要是我们得到了乾坤布袋,就可以聚集十八位鬼仙之力,把数万大军远送千里,突然之间出现在云蒙都城之内,斩杀他们地皇帝,破灭他们的国都!”

    虚空之中,那个声音又传了出来。

    “侯爷,我地力量,只能催动这造化葫芦两次了?我得保留一下实力,应付即将到来的大战。”

    就在这时,虚空之中,又传来了另外一个尖锐的声音。

    这声音如同鹰啼。

    “好吧,我们盯住毕湿华等人,突然出现,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这个声音传出来的时候,一片虚空又扭曲起来,开裂出了一个狭长的口子,口子深长悠远,里面隐隐约约的出现了一片琼楼玉宇的房屋,院落,花草,树木等等。

    随后,萧黯然等人又进入了其中。

    这道虚空裂痕随后就消失,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随后,一个拳头大小的葫芦在气流之中一闪,这葫芦好似可以破裂宇宙的神器,晃一晃,便钻进虚空之中,又消失不见

    “那是什么东西?”

    哧溜!

    洪易问出了黑狼王在天绝山,巫鬼道老巢的时候,禅银纱又把欧阳山,宇文图,慕容虎这三人的精血元气,神魂之力吸到了撼天弓之中之后,两人运起神魂之力,轻盈的低空飞起。

    远远的,禅银纱和洪易又看到天上一条云龙飞过来。

    “那是乘龙念法,想必是我们杀死了这三人,被人发现了,我们小心翼翼,跟随这条龙,去偷袭,打他个措手不及。”

    禅银纱看见那条云龙之后,连忙落下,收敛神魂,不发出阴气,对洪易一笑道。

    当两人跟随这条云龙的时候,远远的便看见了刚才发生的一幕。

    “造化葫芦!那是造化道的神器!和乾坤布袋一样的东西!”kanshu7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