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玄天血卦!

作品:《阳神

    kanshu78.com    口之上,哭喊震天,夹杂着一股巨大的怨气,血腥气四周弥漫。kanshu78.com

    许许多多的云蒙士兵,捆绑着一个又一个的漆黑土著,把他们压上了船只,显然是这群云蒙大军,一路掠夺土著为奴隶。

    有些狠狠挣扎,痛苦的不堪不土著猛烈的反抗,厮打着,就被全副武装,装备精良的云蒙武士一刀砍翻在地,割下头颅,悬挂在树上,用来震慑反抗的人。

    情形之野蛮,惨烈的掠夺,令得洪易都看得十分的不忍。

    海上的这些土著们,常年处于热带,浑身皮肤黝黑,牙齿洁白,体格健壮精悍,就算不会武功的汉子,也能赤手空拳的猎杀野兽。

    这样的土著当作奴隶来做苦力,种植,开矿,等等那是非常不错的劳动力。

    每年有许多许多的国家,海盗,商人,都来到莽荒附近的海岛上来掠夺土著,贩卖为奴隶,这是一笔不要钱的暴富生意。

    其中以云蒙军队为最,每年都有大量的舰队出海,四面征战,如蝗虫一般的席卷四方海域,见人抢人,见宝抢宝,是最为穷凶极恶的海盗都恐怖的存在。

    云蒙的大舰,一般都是像八百人大牙舰那样式样,三百多艘巨舰,除开携带的辎重,粮草,淡水,装备,药物等东西,算少了,也能有五六万人!

    五六万人的大军,一次出海,远涉万里海域,这怎么都算得上一次巨大的军事行动了。

    “云蒙这次出动了这么多的大军?除了大牙舰之外,桃神大舰就有八艘?还有那个主帅大舰?是什么船?”

    三百多只大舰排列成了一个玄奥的方阵,把八艘桃神怒鲸大舰围绕在中间。

    而八艘桃神怒鲸大舰则是以八卦的方位,把一座主帅大舰围绕在中间。

    这座主帅大舰,全身漆黑,如同铁制,一眼看上去如远古驼山的神龟浮出水面,庞大的无法估算出来。

    光看着甲板两旁的挡板如同城墙一般,高达十几丈,洪易就知道,这大舰根本就是一水上城堡,就算雷火铁炮那等凶猛的东西,都不一定轰击得开。

    “久闻云蒙国有一艘镇国大舰,号称‘蒙神’乃是举国之力,召集能工巧将,花费了两百年地时间,才打造而成的。想必就是这一艘了。”

    海上航行中的大舰,以神风国的桃神大舰为最好,最实用。不过另外有镇国大舰,如大乾的御用龙舟,云蒙的‘蒙神’号,‘天武’号。却是花费无穷人力,举国之力,数代人打造的镇国扬威,祭祀上天地东西。却是又比桃神大舰要好得多,不过这东西实在是耗费太大,没有举国之力,花费几代人的时间,根本制造不出来,消耗的财政也太为厉害,是桃神大舰的百倍,千倍。

    洪易所读地史书之中,曾经有朝代为了制造龙舟大舰,最后财政崩溃,弄得镇压农民起义都没有了钱,最后王朝毁灭。

    看着下方在港口之中密密麻麻的巨大战舰,还有飘扬地云蒙旗帜,以及杀气腾腾的军队气象,洪易心中不禁感慨万千。

    一年之前,他不过是屈居在侯府之中,一个小小的庶子,手无缚鸡之力,树叶掉下来都怕碰到头,一文不名。

    而现在,却是已经超脱了生死轮回的堂堂鬼仙,真人!和天下八大妖仙,纵横四海的银鲨王结成生死与共的道侣,联手追杀堂堂一国元帅,统天下最强大骑兵“铁浮屠”的主将,黑狼妖王!

    这样的际遇,只怕是说出去都没有人相信。

    早在在海上成就鬼仙的一刻,洪易就知道自己已经跻身进了这个世界上顶尖高手地行业,虽然后路还长,但是毕竟拥有了可以纵横天下,不受宵小欺凌的实力。

    “洪易,不要走神!你好好的护住我,我要全力出手了!把下面的舰队彻底毁灭掉!”禅银纱的声音传了过来。

    “什么?就这么出手么?”洪易一惊:“云蒙这次居然出动了‘蒙神’镇国大舰,非同小可,其中肯定高手如云,你我两人,就这么贸然攻打,恐怕太过冒失了!还是得小心从事。”

    “无妨!我历来出手,都是强攻硬打,从来没有小心二字,现在我们两人联手,法宝众多,纵横天下,就是要引出黑狼王,然后一举搏杀!你护住我的身体,我现在全力出手,保证一个照面,就可以把他打得魂飞魄散!”

    禅银纱咯咯一笑,言语之中,带着绝代妖王的无边霸气和自信。

    洪易也知道,禅银纱身上法宝众多,撼天弓,无极箭,子母火轮霹雳剑,甚至仙都玉>,最近参悟‘精元上胎;’‘谷神一窍’,以雷霆淬炼神魂,肉身,道术大增,如果不是因为要追杀黑狼王,早就可以去渡一次雷劫。

    渡雷劫之后,神魂虚脱,要修养非常长一段时间,才能巩固道心,道力大增加,不过那样也会错过时间。

    不过现在虽然不用渡雷劫,以这么多的法宝,搏杀和以前禅银纱差不多的黑狼王,简直不在话下。

    一件法宝,需要一个道术高手很长时间的祭炼,像禅银纱这样独来独往地仙,并没有时间修炼法宝,而且渡雷劫的时候,任何法宝都用不上,硬要以神魂融入雷霆,去参悟毁灭,创造地意志。

    法宝除了打斗之中能有用处之外,自身修行用不上。只有那种大门派,千年积累的,才会有闲得无事地高手去炼制。

    “好!你动手吧!”

    洪易应答一声,禅银纱立刻就开始动手了,从百丈的高空之上,猛烈念头驱动,一阵阵浩荡地长风吹拂到了海面上,海浪立刻就汹涌起来,随后巨大的水雷凝聚成形体,相互流传,巨大的水柱也升腾起来,发出潮水一般奔腾的声音。

    禅银纱此时,念头强大,神魂凝练,足已经到了可以渡过雷劫的地步,这一下出手,足足有上千颗水雷涌了起来,没头没脑的朝着三百多艘大舰轰击过去,威势就好像是狂风暴雨来临,天地都阴暗,只剩下了水的世界。

    船上地许多云蒙高手都感觉敏锐,一下就发现了突如起来的环境变化,顿时无数个念头波动了起来。

    洪易感觉得清清楚楚,就在禅银纱念头一发出,立刻就有数十股强大的念头察觉,同时向天上探查过来。

    洪易和禅银纱此时,是祭起了神木扳指,化成一道浓密的乌云,把自己包裹在其中,人们朝着天上看,只看得到一小片乌

    般的人根本不会怎么在意。

    但是现在这一动手,禅银纱念头之强大,不说会道术的人能感觉得清楚,就算是普通人,都会感觉到天地一下阴深深起来,本能的有刺骨寒意渗透到骨髓里面。

    更何况,海水汹涌,水雷滂湃地那种天翻地覆的景象?

    本来下方大军聚集,人气连接成一片,血气阳刚浓厚,煞气十足,一般的道术高手恐怕连神魂都出不了壳。

    但是禅银纱修为太深厚了,这几天又借助仙都玉璜,参悟雷电,神魂已经有了一丝纯阳之性,已经是天下得道高人之中的高人,对于大军血气,煞气,足足可以不受影响。

    “哪方妖孽?居然敢在这里作樂?真是找死!”

    轰隆!

    几十个强大地念头猛烈联手,各自发出了自己最为强大的法术,猛烈地迎上了禅银纱的水雷。

    与此同时,这些念头相互交缠,似乎组成了一个玄奥的大阵,竟然和下面的船只人气相互配合影响,把大军之中所有的血气,煞气都凝聚了起来。

    在洪易的感觉中,几十个强大念头这一组成,似乎在虚空之中出现了一个血色卦象,血色卦象之中,隐隐约约端坐着一个和毁灭明王一样气息的影子。

    “这是什么大阵?”

    洪易吃了一惊的同时,血色卦象的大阵已经和禅银纱地水雷碰撞在一起。

    一时之间,海面之上,狂浪爆破,水花激射,混沌一团,好像世界末日降临了一样。

    有一艘处于中央的大舰被狂浪猛烈的抛了起来,好像一片树叶,足足颠簸起了十多人,猛的跌到水面上,居然一下摔得散开,上面的人全部跌落在海中,在狂风巨浪之中挣扎。

    禅银纱这一下的水雷和数十大道术高手对拼的结果就是引发了如山的巨浪和暴风。

    这种风浪和夏天海上最为强烈的飙风都不相上下。

    “玄天血卦大阵!破坏神!”

    “走!咱们落下去!虽然预料到黑狼王早有准备,但是他居然准备了玄天血卦大阵,这是要置我于死地!可惜可惜,我现在法力大增!我已经捅了一下马蜂窝!不过这也没有什么,我们在高空,要运念头相互悬起肉身,出手难免不方便,还是落到丛林中去,这些道术高手肯定会追杀过来,到时候咱们全部解决掉!”

    “好!”

    禅银纱一击之后造成了庞大的声势,随后念头猛地收了回来,并不再出手,和洪易神会了一会儿,两人化为一道乌云向着远处的莽莽丛林之中落了下去。

    就在两人落下去之后,风浪随后就平息下来。

    几十股强烈地念头猛烈的飞腾上了两人刚刚停留地天空之中探视一阵之后,又猛的落了下去。

    此时,庞大地“蒙神”号大舰上,甲板上亮亮,竟然是一种不会生锈的钢铁铸造,散发出一股浓烈的铁腥味道。

    足足有三十多个身穿白色道衣,头上缠绕着丝带,披着头发,云蒙打扮的人走了出来。

    “到底是谁?这么庞大的道力?居然连我们三十六人的念头联手,组成玄天大阵,都只能堪堪抵挡得住他的水雷?”

    为首的几个人却是在道衣外面还穿了一层薄薄的铠甲,背上还背着长刀,不知道是武者还是道士,显然是道武双修的那种高手。

    “欧阳山,此人太过可怕,只怕是大帅的死对头银鲨王!大帅走时,早就交代了,这个女人会来袭击。特地交代过了我们把大舰布成玄天血卦的模样,然后交代我们镇守,一遇到攻击,立刻反击,想不到,还是损失了不少。”

    整个庞大的舰队,经历这场风暴,有不少的人掉落到了海中,一艘大舰被损坏,粗略的估算,死伤了上百人,纹银十万两以上。

    “是啊,我们杀了那么的土著,收集他们的怨气,血魄,组成玄天血卦大阵,大阵的中央,还有一道馆主亲自绘制的破坏神符,能凝聚成破坏之神的真身!只要不是渡过了雷劫的鬼仙都能一击必杀!居然还收拾不掉她。”

    另外一个首领猛烈吐纳气息说道。

    “就算杀不了她,想必已经重伤了!否则的话,以银鲨王的性格,不死不休,怎么会突然罢手?我刚才念头探查了一下,她是落到了通天原的丛林之中,离这里不远,想必是回归了肉身!我们速速去擒杀!”

    “此人乃是天下八大妖仙之一,法力通玄!咱们这些人之中,没有一个修成鬼仙大道的,只怕难以战胜她!”又有一个首领道。

    “乘她病,要她命!元帅说了,这次馆主特地绘制的破坏神符加上玄天血卦大阵,足可以把她打得神魂不能出窍!事实也是如此,她刚刚重伤!否则的话,怎么会被我抓住念头逃遁的方向!咱们不能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若是能擒杀一个妖王,鬼仙!这该是多大的功劳,不说国主,就算是馆主,也会把高深的道术传授给我们。”

    “好!你们剩下的人镇守舰队,我们去擒拿银鲨王!如果再遇到道术高手,已经用玄天血卦大阵反击!”

    “这次我们‘狱字营’却是找到了立大功的机会!走!”

    云蒙大军之中的狱字营,是和大乾神剑营一样,都是由道术高手组成的军队!

    此时说话的三人,正是狱字营的三位指挥使。欧阳山,宇文图,慕容虎,都是云蒙权贵大姓出生,得以进入玄天馆学习道术的人物。

    云蒙大姓贵族,多是复姓

    “黑狼王,还有几个厉害的人物,都不在舰队之中!咱们擒杀几个道好手后,逼问去向吧!”

    此时,洪易已经和禅银纱落到了丛林中。

    禅银纱在刚才一击之中,已经察觉出来了,舰队之中没有真正的厉害人物。便知道,可能丢出去夺宝了。

    {状态恢复了!}kanshu78.com